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到底是不是真的?

时间:2021-05-04 22:17:42来源:捌零文学

“不可能会!”思渺惊叫着从床上坐起来,浑身都被冷汗打湿了,她迷惘的看了看周围,从沙发上下去,把灯再打开,头脑这才保持清醒了一些。“这都什么跟什么?”思渺边嘟囔,边向浴“这都什么跟什么?”思渺一边嘀咕,一边向浴室走去“就这脑洞,我真应该这个小说什么的,爱恨情仇跌宕起伏一个也不少,不过话说回来,我怎么会梦到林芳诺呢?”。

>>>《总裁请息怒:萌妻带球跑》章节目录<<<

第20章 到底是不是真的?小说

“不可能!”

思渺惊呼着从床上坐起,浑身都被冷汗浸湿了,她茫然的看了看四周,从沙发上下来,把灯打开,头脑这才清醒了一些。

“这都什么跟什么?”思渺一边嘀咕,一边向浴室走去“就这脑洞,我真应该这个小说什么的,爱恨情仇跌宕起伏一个也不少,不过话说回来,我怎么会梦到林芳诺呢?”

水汽之中,玲珑的曲线尽显无疑,晶莹的水滴自脖颈处滚落,畅通无阻的向下而去。

突然,思渺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她想自己做的这些梦,会不会就是曾真实发生过的?管沐说她很有可能还会恢复记忆,那这梦会不会就是一个开始?

思渺关掉了浴头,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脸,脑海中不停的重复着林芳诺所说的话,也努力回想着这段记忆,结果却没有半点印象。

不管怎么看,她都觉得周邦彦不可能和林芳诺发生关系,因为那毕竟是他兄弟的女友,而林芳诺看着虽然不招人待见,却也不像心机颇深的女人,

“啧,到底是不是真的?”思渺有些抓狂。

直至现在,她才明白管正这个人的重要性,这个已经魂归故里的人,似乎才是关键所在。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唐明轩也醒了,思渺本想直接问个清楚,好判断梦里的一切是真是假,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把一切疑问压在了心底。

思渺做好了早餐端上桌,可人却心不在焉的想着梦里的一幕幕,端着勺子一动不动,没多久,满满的一勺粥就空了。

见思渺这样,唐明轩放下了勺子,微微叹息“对不起…”

“啊?”思渺一时没转过弯来,

“要不是我没用,邦彦也不会被抓走……”

“不管你的事,周邦彦那么聪明,他肯定有自己的打算,再说了,孙毅一定会救出他的。”

“那如果……”唐明轩顿了顿“如果孙毅救不出邦彦,你…会恨我吗?”

“不可能,孙毅一定能救出邦彦!”思渺语气坚定,倒不是自我安慰,而是不知怎么的,她就是觉得周邦彦会没事,会平安归来。

有时候连她自己都有些想不明白,明明没了记忆,可为什么周邦彦这个人对她来说就是那样特别,不管是一开始的讨厌,还是现在的试着接受,这个男人始终都给她一种特别的感觉。

听了思渺的话,唐明轩似乎也安心了许多,转而又说:

“我今天…必须得回去了,渺渺,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思渺摇了摇头“不了,我要等他,明轩,希望等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得明朗。”

“好,我等你。”

下午的时候,思渺送唐明轩去了飞机场,回到家后,她突然觉得人生真的好奇妙,当时她来这里,是被周邦彦绑架来的,不情不愿,所以千方百计的想要逃出去,可这才短短几天,她却又自己回来了,也等着周邦彦回来。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大概是思渺习惯了一个人,所以也没觉得无聊,晚上睡觉时,她本以为自己会再梦到些什么,结果却什么也没梦到。

突然,一阵嘈杂声自楼下传来,思渺瞬间被惊醒,翻身下床,连拖鞋都顾不上穿就下了楼。

楼下很黑,并没有开灯,思渺扶着把手站在楼梯口,屏住呼吸看着沙发上的人影,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周邦彦,是…你吗?”

对方沉默了许久,似是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声音。

过了许久,那人才出声回应。

“嗯。”

只一个字,就让思渺悬了许久的心落了下来,她笑了笑,却不知怎的把眼泪挤了下来。

“怎么?担心我?”周邦彦的语气之中夹杂了无法忽视的笑意。

“嗯,担心你。”思渺缓缓从楼上走下,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把周邦彦抱进了怀里。

“我在做梦吗?”周邦彦把脸埋在思渺肩头,一口咬了下去,温馨的气氛瞬间消失。

“哎呦!”思渺一把推开周邦彦,捂着肩膀怒道“你他娘的是属狗的?以为自己做梦就咬自己,咬我干嘛!”

“看来不是做梦,咳咳咳……”

周邦彦的声音有些虚弱,再加上后面的几声咳,思渺顿时慌了,赶忙打开灯,回身去看周邦彦时顿时惊得捂住了嘴。

此时,周邦彦正倒在沙发上,衣服和身下的沙发上全是血!怪不得她刚才闻到了怪味,本来以为是这家伙几天不洗澡臭了,忍着没说怕伤到了他的自尊心,结果没想到那居然就是人们常说的血腥味!

“喂,你个傻子!受了伤还傻坐着干嘛,不知道早说啊!”说着,思渺便快速的拨通了管沐的号码,管沐显然也是早有准备,只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我没事,小伤,别怕……”

“闭嘴!”思渺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想要去碰周邦彦,却又不敢碰。

“别哭,我真的没事。”

经周邦彦这么一说,思渺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她胡乱抹了把眼泪,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准备帮周邦彦先脱了衣服,做简单的止血。

因为失血过多,周邦彦显然已经有些迷糊了,见思渺的小手正在解他的扣子,咧着嘴一笑,说:

“渺渺,你还是那么主动。”

“……”思渺手一顿,却也笑不出来,更…舍不得再骂他。

结果周邦彦这男人的嘴说一刻也闲不住,眯着眼看着天花板,继续说:

“不过我头有点晕,你能不能让我睡一会儿,再做…”

“做你个头!给我闭嘴!”说着,思渺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呃……”

一声轻微的痛呼从周邦彦嗓子眼挤出,吓得思渺赶忙放慢了速度,小心翼翼的把衣服掀开,这才看到伤口,居然是……枪伤!

“不是贯穿伤?子弹还在身体里!”思渺惊得双眼瞪大,心中阵阵抽疼,她不敢想周邦彦是怎么回来的!

如果她不在家…如果她不在家!那周邦彦岂不是就……

“渺渺…渺渺……”

周邦彦的神智显然已经有些不清楚,可嘴里却不停的叫着思渺。

“我在,我在!”思渺赶忙从医药箱里翻出强心针,一边给周邦彦注射,一边高声说:

“周邦彦不许睡!你要是敢睡我就不理你了!听着周邦彦,我已经决定试着去了解你了,你不能出事!如果你死了,我…我就嫁给明轩!反正我这么貌美如花,文武双全,谁娶了都不亏!”

“你…敢!臭娘们…你要是敢嫁给…别人,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你都成鬼了,不放过我能怎么样?所以你得活着,活着才有机会娶我!”

“嗯…那你,不准嫁给…别人……”

“好好好,我不嫁别人,这辈子除了你我谁也不嫁好了吧!别睡,求你千万别睡!”

“……”

这一次,周邦彦没有回话,思渺快速拔出针管,来到周邦彦脸跟前,在他耳边不停的说话,到最后甚至有点语无伦次了,可周邦彦始终都一言不发,双目紧闭,似是睡着了一般。

思渺没办法帮他止住血,血水染红了沙发,流了一地,把她身上的睡裙也染红了,思渺不知道人体内有多少血可以流,但她知道,再这么流下去,周邦彦……会死!

于是,她用捂住了他的伤口,天真的想要阻止血液流出,这加注在伤口上的重量让昏迷中的周邦彦眉头紧皱,发出了一声闷哼,可思渺不敢松手。

“周邦彦,求你了,别死,我还没有开始了解你,还没有恢复记忆…管沐说我以后要是恢复了记忆肯定会后悔,你这是连后悔的机会都不想给了吗?周邦彦!”

总裁请息怒:萌妻带球跑

总裁请息怒:萌妻带球跑

作者:一只杨类型:科幻网游状态:连载中

因为一场无中生有的栽赃,他们分离足足五年,在见时,思渺了不认识了周邦彦了。苦寻了五年,周邦彦怎么能选择接受这个事实,他不我相信思渺丧失了记忆,一直到思渺记忆完全恢复,他的噩“嘟嘟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