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制衣事件

时间:2021-05-04 19:51:43来源:捌零文学

“小姐,老爷往这边来了。”站在院落里的梅清远远地就瞅见顾云鹏气势汹汹的带着一些人前去,也没看很清楚慌慌张张的往房间中跑去禀报。正望着兵书的顾洛依抬头来,望着面前正在看着兵书的顾潇然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梅清大惊失色,脸上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我说你这么害怕做什么。”。

>>>《溺宠重生腹黑娘子》章节目录<<<

第30章 制衣事件小说

“小姐,老爷往这边来了。”站在院落里的梅清老远就瞧见顾云鹏气势汹汹的带着一些人前来,也没看清楚慌慌张张的往房间中跑去禀报。

正在看着兵书的顾潇然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梅清大惊失色,脸上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我说你这么害怕做什么。”

梅清也不知道自家小姐怎么就能够做得那么淡然,可是她不行,纵然年龄要比小姐大上两岁,可是她却无法做到冷静,“小姐,那只猫咪是大小姐最喜欢的,难免大小姐会歪曲事实,然后让老爷不问青红皂白的惩罚你。”

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顾潇然此时的动作给梅清的感觉好像觉得这件事情还真的有可能发生。更是让梅清慌乱了阵脚,“小姐,小姐,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声音里几乎带着哭腔,似乎十分担心;只是这般的梅清,让顾潇然微微皱起了眉头,“梅清!”

很重的一声,面前的梅清立刻就被吓得整个人僵硬在顾潇然的面前。瞅着梅清瞪着双眼看着自己,顾潇然略微松了一口气,“因果总会有报应,我们没做的事情为何需要害怕?”

知道梅清真正如此害怕的原因是因为那只猫咪的死与她们有一定的关联,顾潇然继续的开口说道,“对于猫咪的事情我们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何况她们应该庆幸的是这些因果不是还到了她们的身上,而是还到一只猫咪的身上。”

“若不是她们狠毒歹心,这只猫咪又怎么可能死去。”

字字珠玑之下,梅清听得认真却好像突然知道了顾潇然的想法,这才点了点头一脸愧疚道,“对不住小姐,是梅清的错。”

是真的很想去责怪面前的梅清,可是顾潇然却知道,她没有办法要求一个只比自己大上两岁的人像她一样明白许多事情的道理,毕竟她重生一世,集合前世的许多事情也就看开许多。

可是梅清不一样。

微微叹了叹气,顾潇然语重心长的开口道,“要是跟在我身边,至少在发生任何事情时都能够从容相对是必须学的一门学问。”

听着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顾潇然示意面前的梅清噤声。把手头的兵书放好,顾潇然正准备起身时已经响起了下人的声音,“二小姐,老爷来了。”

“进来吧。”顾潇然倒是镇定,已经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淡然的对着外面轻声回答,只听得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一双黑色的大靴子从外面踏进。

顾潇然已经十三岁了,可在她的记忆力这是顾云鹏第一次踏进她的闺房之中。可是据她所知,顾云鹏虽然不说经常前去顾朗月的闺房中,却是常常赏赐于她,尤其是顾朗月不舒服时,顾云鹏走得很勤。

只是放在她顾潇然这里,一切都不一样了。

脑子里瞬间闪过了一系列回忆,可是顾潇然却是把所有情绪都掩藏在心底。对于她来说,在她重生那天起,她注定孤身一人在这世间拼搏游荡。

至于顾云鹏,她跟他完全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又何须和顾云鹏多去介意些什么。

“女儿见过爹。”简单的一句问候,不喜不悲中透露着一丝疏离,顾潇然就这样站在自己的位置旁边,在顾云鹏的环视房间的同时微微福身。

简陋。

顾云鹏在进到顾潇然房间时,脑子里蹦出了两个字。当他环视整个房间时,他突然觉得面前的房间比上顾朗月的房间还要多上几分内涵。

虽然简陋,东西也少得可怜,可是偏偏这里面有的东西都是一些书籍之类的,看着还真的让人舒服多了。

“你喜欢看书?”顾云鹏示意面前的顾潇然起身,随即往那些书籍的方向看着。完全是不了解的询问,若是顾朗月的事情,顾云鹏简直是信手拈来。

清楚知道顾朗月和自己在顾云鹏的心里的位置是云泥之别,顾潇然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平静的点了点头,“是。”

喜爱看书,更好看兵书。平日里在府中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看书可以说是唯一的消遣。

顾云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才开口说道,“嗯,挺好的习惯。”

房间内再次恢复了寂静,顾云鹏略微有些尴尬但似乎想起了什么,这才往顾潇然的方向说着,“我的书房中倒是有几本地理方面的书,你要是想看我就让下人拿来给你。”

对于尚书顾云鹏来说,那些地理方面的书实在是乏味,他也看不下去却嫌碍事得厉害。如今有一个搁放的地方,对于他来说也是件好事。

在他看来,顾潇然是不可能动那些书的,但是一定会收下。

顾潇然确实收下了,她没有直接说明自己要看,而是简单了结的说道,“谢谢爹。”

明明是父女,可是相对却是无言。顾云鹏没有其他的话要和面前的顾潇然说,而顾潇然也没有主动挑起话题。清净,是顾潇然最需要的东西。

等到下人把顾云鹏的地理书籍拿过来时,顾潇然接在手上瞧见书籍上的画面时,顿时被冲击了一下。

地理书,配上她的兵书,就是绝配啊!

强忍着心里的喜悦,顾潇然再一次开口,“谢谢爹。”

她太过客气以至于顾云鹏都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想起自己前来的目的,顾云鹏这才开口说道,“好了,昨日里说起要给你订做几件衣服,今日里裁缝和布料都已经在府中了。”

“你前去看看吧。”

有些受宠若惊,顾潇然有些不敢相信顾云鹏居然会亲自前来喊她前去。

等到顾潇然到了客厅中时,客厅中的情景给了她重重一击--额头上包扎着的李氏顾朗月正在满心欢喜的看着布料,甚至还拿起一些布料往自己身上比划。

好像,裁缝和布料是专门为她们订做而来。

是啊,她自作多情了。

顾潇然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讽刺。她怎么可以认为顾云鹏会因为她一个人特意请来了裁缝和布料任她挑选呢。她又不是第一次认识顾云鹏了,又怎么可以在自己的伤口上撒盐。

真是傻,真是傻啊。

顾潇然连连在心底摇头,就连现实中也忍不住的摇了几下。走在她前面的顾云鹏,也没有想到李氏和顾朗月也会在客厅中,心里想着这李氏和顾朗月还真的是消息灵通可是这布料和裁缝也不是给她们请来的。

可是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顾云鹏也不可能让李氏和顾朗月下不了台,索性回过头往身后的顾潇然看去,却是见顾潇然连连摇头。

好像,对此不满。

虽说对李氏和顾朗月的行为有些不悦,但当顾云鹏瞧见顾潇然的动作时,他瞬间把这种不满转移到顾潇然的身上。

李氏和顾朗月只不过是挑选了一下衣服和布匹,脸又何必丧成这样?!

此时的顾云鹏完全忘了,今年开春来李氏和顾朗月等人已经做了好几拨衣服了,唯独顾朗月,只有那一件因为春游才制作的春衣。

不知道面前顾云鹏的想法,但顾潇然能够从他的脸色中猜出了些许。心中的围墙再一次坚固和加高:没有人可以伤害到她。

“谢谢爹了。”顾潇然一本正经的说道,“还是先等二娘和姐姐选完后女儿再选吧。”

目测布匹的数量不多,想来也没有李氏和顾朗月的份,可是顾云鹏的不作声却是告诉顾潇然:在他的心里,永远都不可能有她的位置。就算有,也只是一个不知名的角落那一丁点罢了。

许是没有想到顾潇然会这般说,再想想裁缝带回来的也就几匹布,顾云鹏心里闪过了一丝亏欠。

他心里很清楚,之所以会给顾潇然做春衣无疑是因为舒靖涵说的那些话。纵然宠爱顾朗月是事实,可是他也绝对不能够让别人知道他冷落这个二女儿。

脑海里顿时浮想联翩。顾云鹏想到舒靖涵对自己说的话,也想到了外人知道这些事情后指着他的脊梁骨骂,就连朝中一向交好的大臣知道他这般区别对待时都忍不住对他有了别的想法……

不行!

顾云鹏当机立断,立马就喝住了客厅中正在比试着手中布匹的两人,“你们两个不好好在房间中休养,在这里做什么呢!”

一声厉喝可是把欣喜的两人拉回神来,瞅着顾云鹏往客厅的方向而来,彻底的忽略了身后的顾潇然,李氏心中那个喜啊,“老爷,妾身和女儿才做了春衣没多久,你怎么又给妾身和女儿请来裁缝啊。”

“娘,你知道什么。爹这是希望把我们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带出去都可有面子了。”

心里的不愉快早在得知客厅中的裁缝和布匹时烟消云散。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等到她们发现顾云鹏的脸色青黑时,已经晚了。

“你们也知道自己刚做了衣服,难道不知道这些布匹和裁缝也不是给你们请的吗。”

顾云鹏是真的不高兴。若是说顾朗月不知道轻重,那李氏该当是知道的。这府中的春衣做了好几拨,他的俸禄也用了不少。

在他的印象中,就近做的一拨春衣才是两天前,可是这两人此时却是又起了做衣服的心,完全不顾别人,只想着她们自己出去打扮得漂亮不丢他的面子,可是未曾想过顾潇然出去了丢的也是他的面子。

“不是给我们做的?”顾朗月当时就有些急了,“不是给我们做的那爹把裁缝和布匹都带到府中来是怎么回事?何况这些布匹明显都是女子用的,难道……”

想起顾云鹏刚才从房间中离开一段时间,顾朗月抬起头来。当她瞅着那站在客厅外的顾潇然时,脸色顿时就变了。

“你怎么来了!”顾朗月几乎是尖叫出声,甚至连自己话语中的厌恶都没有隐藏,就这样赤裸裸的出现在客厅中,听进了顾云鹏的耳里。

眉头紧蹙,心里想着顾朗月这两日里着实让他失望。说话不分轻重和场合,就连脾气也是一个劲的见涨,有些东西却在不停的退步,好像脑子都是一种装饰。

“裁缝是前来给你妹妹做衣服的,她自然会来到这里。”

顾云鹏几乎是陈述出声,可是隐隐约约能够听出话语中有一种警告的意思。面前的顾朗月禁不住的看着顾云鹏,似乎不敢想象顾云鹏居然会这样对她。

身后的顾潇然却是不觉得顾云鹏这是在为自己讨说法,反而清楚的知道,顾云鹏这是借自己来打击顾朗月呢,希望顾朗月能够知道场合和掌握说话的分寸。

溺宠重生腹黑娘子

溺宠重生腹黑娘子

作者:半月香可可类型:悬疑灵异状态:连载中

前生自己投错了胎,才能有那般狠毒的姨娘、狠毒的庶妹、寡情的夫君!今世能得重活一回,便所以活得风光又自在的生活、扮猪吃老虎、各个都击溃!可惩恶除渣不最重要的,紧要的是她终于等到衣衫素净的顾潇然正低头翻看兵书,闻言有些好笑的抬起头:“我有衣服穿,你急什么。”。……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