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狠毒誓言

时间:2021-05-04 19:51:41来源:捌零文学

这是顾潇然第二次这么认真地的和面前的梅清说话的,上一次是因为梅清说明心迹,但是这一次顾潇然认真地的程度要比上一次多得多。拿生命来表忠心,是一件很值得深谋远虑的事情,她又拿生命来表忠心,是一件值得深思远虑的事情,她又怎么可能不认真呢。。

>>>《溺宠重生腹黑娘子》章节目录<<<

第28章 狠毒誓言小说

这是顾潇然第二次这么认真的和面前的梅清说话,上一次是因为梅清表明心迹,可是这一次顾潇然认真的程度要比上一次多得多。

拿生命来表忠心,是一件值得深思远虑的事情,她又怎么可能不认真呢。

她没有资格去替任何人决定生命方面的事情,不管梅清的决定如何她都会选择谅解;梅清不欠她的,对她多有照顾。

若真要说谁欠谁,那就是她欠梅清的。

“梅清,我不需要你现在就回答我,你认真考虑好吗?”说话时顾潇然的口气和神情完全不像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倒像是历经风桑之人。

梅清还是现在才发现,自家的小姐好像变了,从那一场大病之后小姐就好像变了一个人。褪去了孩子的稚气,淡然得比一个成年人都要淡漠许多。

可是偏偏,她可以对所有人淡漠,对她这个丫鬟却是能够真心以对。有这样一个主子,就算会丢了性命又怎么样?

“奴婢想告诉小姐一个事情。”撇去平日里一张巧嘴,梅清此时也是正儿八经的面对着面前的顾潇然,一字一句的开口道,“当我见到猫咪的死相惨烈时,奴婢确实害怕。”

“可是奴婢害怕的不是别的,当时的脑子里一直在回想着一件事情,若是吃下这些饭菜的不是猫咪而是小姐和奴婢,黄泉路上虽有小姐相伴并不孤单,但是奴婢宁愿黄泉路上独自一人也不想小姐出一点事情!”

梅清说得坚定,月光下她的双眼都是认真。

“所以小姐,以后不用再问奴婢是否真的考虑清楚,奴婢知道宅院中总是免不了一些争斗,而这种争斗的后果可大可小。大到可以赔尽府中人的性命,小到只是擦伤或者嘴角上的伤口。”

气氛有些紧张,顾潇然又何曾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认真而明白事理的梅清呢。

“如此说来,是我想多了。”顾潇然笑了笑,“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日后我们就一同努力吧。”

月光下,两人认真相视,眼中都有着不容置疑。一个坚定自己陪在主子身边的想法,不管有多大的风险都愿意和自己的主子一起面对;另外一个则是想着一定要努力面对,解决一切事情让自己和信任自己的人都过上好日子。

一夜无话。

清晨的阳光洒进四合院中,温和没有一点杀伤力,就连眼睛直视太阳的方向都不觉得刺眼。

“啊!”

尚书府中突然传来了凄厉的一声惊叫声,方向无疑是月苑的方向。只听得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声响了起来,直至一声突兀而疯狂的“啊”声传遍整个尚书府时。

已经起床洗漱好的顾潇然知道,顾朗月已经发现了她最心爱的猫咪死了。

啧啧。

顾潇然忍不住的砸了咂舌,身边的梅清听着从另一边传来的惊叫声时,心里还是忍不住的颤抖生怕事情会败露牵扯到身边的人儿,“小姐,怎么了?”

摇了摇头,顾潇然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杯子,一边喝着清茶一边开口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可惜了。”

外面传来一阵阵的尖叫声和杂乱的脚步声让梅清根本就来不及动用自己的脑子,只是一板一眼的开口问着身边的顾潇然,“可惜什么?”

顾潇然的耐心也极好,并没有一点的不耐烦,“她的猫死了也难怪她会这么伤心,并且那个猫可是她的利器啊。”

一脸茫然的往身边的顾潇然看着,梅清十分迷惑,“什么利器?大小姐喜欢她的猫跟利器有什么关系?”

有些怔愣,等到顾潇然回过神时她才发现自己刚刚说了一些什么事情。她怎么弄混了,那个猫确实是顾朗月的利器不错,前世顾朗月可就是用了这么一只猫抓了自己的脸,差点就让她毁容。

当时的她差点就崩溃,后来也就是顾云鹏看自己还有利用价值请人救治,她的脸才没有事情但是也落下了一道不大明显的疤痕。

可是今日,她怎么在梅清的面前这般说起了。

没听到顾潇然的回答,梅清也不介意;想了想过后猛然抽了一口气,似乎明白顾潇然这般说话的原因,“小姐,奴婢想起来了!”

“你上一次生病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大小姐的猫咪吓的,奴婢现在才想起来。这畜生死得还真的是活该,让它欺负小姐,这下不得好死了吧!”

此时的梅清像极了一个孩子,连说话的语气都是这般的稚气。

顾潇然心里万千愁绪,因为梅清的话一下子想了起来。是啊,顾朗月的猫咪又怎么只是前世伤害了自己呢,本来母亲去世时她就有些经受不住,顾朗月还特意让她的猫咪前来吓唬她一番,彻底让她大病。

这些事情她几乎都忘记了呢,因为脑子里充斥的全是前世的记忆。

“好了好了,你都说了那猫咪就是一畜生,它只是跟错了主人才会如此,你跟它计较些什么。”顾潇然有些好笑,心里却已经摇头:畜生是跟错人才会如此,那顾朗月呢。

顾潇然和梅清在房间中商量着一些事情,可是另一边的月苑却已经乱了套。

一大早起来,顾朗月甚至连梳妆打扮都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听到了外面的丫鬟惊叫的声音,顿时好好的心情都被这一声尖叫声打断。

“一大早的在这里鬼哭狼嚎些什么,烦不烦!”

手中的胭脂一下子拍在桌面上,顾朗月起身往门外走去,瞧见那端着洗脸水前来的丫鬟手中的脸盆都已经落到了地面上,盛好的水都洒了一地。

就连脸盆都摔在了地面上。

“真是晦气,我娘怎么就让这么一个笨手笨脚的丫鬟来侍候我。”顾朗月的话语里很是不满,都是对丫鬟的否定。

瞧着面前的丫鬟一脸惊恐模样,嘴张得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鸡蛋,顾朗月很不乐意,“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丑到让你吓成这样吗。”

丫鬟连连摇头,手指直指顾朗月身侧的门边方向。

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顾朗月回过头来,瞧见身后的情况时,她当即也惊叫出声,甚至生意要比丫鬟的高上几个分贝。

“啊!”

顾朗月连连后退,惊恐得连身后的台阶都没有发现,脚下一空直接滚下了身后的台阶,顿时惊恐声和尖叫声四起。

以为这边出现了什么事情的李氏,匆匆忙忙的简单梳妆打扮一番来到月苑中,正好看到顾朗月踏空从台阶上摔下来的情景。

也是惊恐得惊叫出声。顿时月苑中乱成一团,下人们都纷纷往月苑的方向而来。

等到李氏和丫鬟合力把顾朗月扶起来时,顾朗月的手肘和腿部都有些擦伤,脸上是一脸灰土。

顾朗月哪里知道自己脸上有灰土只是感觉到自己的手上和腿上火辣辣的痛,当即眼泪就掉了下来,“娘,娘,你要为女儿做主啊!”

向来养尊处优的她哪里像今天这样狼狈并且还受伤,甚至顾朗月连自己身后的情景看都不敢看,只能在李氏和丫鬟的搀扶下回到了院落中。

梳妆打扮一番,处理了手上和腿上的伤口,李氏也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而顾朗月却依旧是泪眼婆娑,“娘,我的小猫死了我的小猫死了,你一定要为我的小猫做主。”

没等李氏去说些什么,当即她便是嚷嚷着门外的丫鬟,“去,去把府中的小姐都给我叫来,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害了我的小猫!”

丫鬟的速度也是快,李氏的眼睛才刚刚落到门口小窝中的猫咪身上,瞧着猫咪的死相正准备开口阻止丫鬟已经没了影儿。

听到消息的顾潇然和顾采岚也很快前来,其中便有顾潇然。

“你们,一定是你们!”这府中向来都是自己称王称霸,顾朗月完全不觉得现在自己的行为有任何的不妥,甚至这时候她连脑子都不用了,瞪着面前的两人眼中带着肯定。

肯定的话也脱口而出,“一定是你们把我的小猫给害死了!”

纤细的手顿时往身后门边的小窝中指去,只见小窝中的猫咪脸上的血迹都已经凝聚,浑身的毛发都被鲜血染红,看起来极其血腥。

哪怕是顾潇然也不由自主的把脸扭向了一边。难怪昨夜里梅清被吓得几乎连魂都丢了,这确实是血腥了点。

只不过此时的她不是在为猫咪可惜,而是在为自己和梅清感到担忧。这李氏母女实在是太狠了,居然下此狠手。

“怎么?不敢看了吗?”顾朗月气在头上连身后李氏的神情看都没看,一心想要缉拿出真凶,“你们害怕了吧,心虚了吧!现在把脸扭向一边就你能够证明你们什么都没做吗?”

“究竟是谁做的,最好自己乖乖站出来!否则……”

满院都是威胁的话,气氛有些紧张可顾潇然和顾采岚的脸上都是无辜,瞧着面前的顾朗月都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齐齐的开口说道,“大小姐,不是我们做的。”

“不是你们会是谁?!”顾朗月简直要被起气疯了,双眼猩红的看着面前的两人,“这府里除了你们两个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我的猫咪动手?”

这话一出,在场的丫鬟和下人们都不由自主的轻轻摇头,心里的想法皆是一致:这府中还真的没人敢对大小姐的猫咪动手,就算真的有也绝对不会是这两房的小姐啊。

要知道她们平日里可是安分守己,连丫鬟都比她们胆大,如今说她们对猫咪动手,还真的让人有些不敢相信啊。

“你,你们对天发誓!”被气急了眼,顾朗月心里已经认定就是顾潇然动的手。把顾采岚拉进来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实际上她真正针对的人还是顾潇然。

顾采岚微微皱眉,抬起头来脸上神情淡薄,“大小姐想让我们发什么誓?”如果发誓能够解决面前问题,那又有何不可?只是身边的……

眼角的余光往身边的顾潇然瞧去,却见顾潇然一脸淡然,好像面前的事情与自己毫无关系一般。顾采岚丝毫不怀疑的是,就算被众人围在中间顾潇然却依旧是最为显眼的一个。

“要是你们动了我的猫咪,那你们今生无法嫁给自己喜爱的良人,为娼为妓,死无葬身之地!”

狠毒的话就这样从顾朗月的嘴里说了出来,在场的人无一不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顾朗月,有些不敢相信会从顾朗月的嘴里听出一些这样的话语来。

溺宠重生腹黑娘子

溺宠重生腹黑娘子

作者:半月香可可类型:悬疑灵异状态:连载中

前生自己投错了胎,才能有那般狠毒的姨娘、狠毒的庶妹、寡情的夫君!今世能得重活一回,便所以活得风光又自在的生活、扮猪吃老虎、各个都击溃!可惩恶除渣不最重要的,紧要的是她终于等到衣衫素净的顾潇然正低头翻看兵书,闻言有些好笑的抬起头:“我有衣服穿,你急什么。”。……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