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果然亲爹

时间:2021-05-04 19:51:37来源:捌零文学

顾洛依一脸迷惘的望着面前的顾朗月所以一点餐汁站出来大呼小叫,像是完全不明白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通常。水汪汪的大眼睛极为辜地望着面前的顾朗月,她手上的筷子了回了自水汪汪的大眼睛极其无辜地看着面前的顾朗月,她手上的筷子已经回到了自己碗边,“姐姐怎么了?”。

>>>《溺宠重生腹黑娘子》章节目录<<<

第23章 果然亲爹小说

顾潇然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的顾朗月因为一点菜汁站起来大呼小叫,好像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

水汪汪的大眼睛极其无辜地看着面前的顾朗月,她手上的筷子已经回到了自己碗边,“姐姐怎么了?”

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刚刚顾朗月的狼嚎,顾潇然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面前的顾朗月。在顾朗月的身上看了个遍,偏偏不往那菜汁的地方上瞅。

顾朗月那个气啊,当即恨不得把面前的碗扣在顾潇然的头上。指着那被菜汁熏染的地方,她恼怒的叫道,“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不是菜汁,这是不是你弄到我身上的菜汁!”

反应了半响,等到顾潇然反应过来时连忙地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拿出了那条已经洗得发白的手绢走到顾朗月的身边,并且不等顾朗月反应过来在顾朗月的衣服上擦拭着。

边擦拭边惊恐说道,“姐姐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姐姐的筷子一直在我筷子的旁边是想要吃那个菜肴呢。”

“我想着姐姐既然喜欢吃就让姐姐吃吧,没想到会把菜汁弄到姐姐的身上,对不住姐姐,对不住对不住了。”

顾潇然那惶恐的模样顾朗月很是受教,可是看着衣服上的菜汁因为手绢的擦拭更加的明显,顾朗月当即忍不住了,“这是我最喜欢的衣服!你怎么能够弄成这样呢,你赔,你赔给我!”

像极了一个耍恨的小孩子,顾朗月双眼瞪着面前的人儿,双手都紧攥起来恨不得把顾潇然的脑袋往桌面上磕。

顾朗月完全不觉得菜汁弄到身上是自己的错,把一切过错都归咎到顾潇然的身上。

可是在场的不仅仅是她和顾潇然还有李氏三人,还有最重要的一位角色,顾云鹏。

整个餐桌的过程顾云鹏是看在眼里的,一开始他以为这两人只是真的喜欢吃同一个菜肴才会如此,可当他清楚的看到顾朗月的小动作时,他的心突然明白过来。

菜汁是顾朗月自己弄到身上的,可是如今却把所有事情都推脱到顾潇然的身上。然而顾潇然却是一个劲的认错,还手忙脚乱的帮忙擦拭着,似乎为自己的举动感觉到抱歉。

也没等李氏来得及阻止顾朗月这大闹大叫的行为,嚷嚷着要顾潇然赔她衣服的话已经从嘴中说了出来。

身后“扑通”一声响起,梅清一下子跪在了地面上,“大小姐,请大小姐不要生气。这衣服脏了奴婢可以为大小姐洗干净,只要大小姐不要小姐赔,不管要梅清做些什么梅清都愿意。”

怎么把丫鬟也牵扯进来了?顾云鹏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往梅清的方向看了一眼,再往顾朗月身上的衣服撒上菜汁的地方看了一眼。

心里想着就这一点菜汁洗洗就好,正想开口打圆场顾朗月却是冷冷说道,“洗,你能洗得干净吗?就算把你这个奴婢给卖了也赔不起我这件衣服!”

“这可是我专门定做的,我最喜欢的衣服,如今你却说洗洗就好!你怎么不把你自己的脑袋和你小姐的脑袋都给洗洗啊。”

顾朗月也是气得不轻。

从宫宴时起,她已经想要好生捉弄一番顾潇然,可是有了自己娘亲李氏的话在先,她也只好隐忍不动;可是今日里爹居然让这个小蹄子一起前来吃饭,她实在忍不了了。

吃饭好像没见过好菜一样,老是跟她抢菜肴。如今好弄脏了她最喜欢的衣服,她又怎么可能轻易饶过顾潇然呢。

梅清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委屈的低声嘟囔道,“可是赔我们也赔不起啊。就算小姐的全部衣服加起来也赔不起大小姐这一件丝锦啊。”

“别说一件了,就连一个衣角都比不上。”

不说还好,一说顾朗月越发心疼起来,恨不得把面前的顾潇然撕碎了喂狗。

顾云鹏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若说之前他打算站在顾朗月这一边让梅清把衣服洗洗算了,可是如今听梅清的话,他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

自己的嫡出女儿全部的衣服连面前的顾朗月一件衣服的衣角都抵不上,这是什么样的概念?

“好了,别再说了。衣服脏了就脏了,这里面你自己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顾云鹏最终还是出声,依旧选择息事宁人这样的行事方式。

顾潇然却早已经想到了顾云鹏的做法一点都不惊讶,反而松了一口气,这才低着头在顾云鹏的面前低声说道,“是女儿的错,给爹添麻烦了。”

她的话语中听不出一点的委屈,都是将就。

一时半会顾云鹏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觉得面前的顾潇然和顾朗月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区别。一个明明没错却在认错,一个明明有错却在不停地把错误推到别人的身上。

本就不正常的事情再经过细细一捋,顾云鹏已经能够猜想出其中的原因。

没有想到一向疼爱自己的顾云鹏居然会这样说,顾朗月气得七窍生烟,正准备为自己辩解一番可是身边的李氏终于适当的拉住了顾朗月的手。

“朗月,听你爹的话别惹你爹生气。”

双眼往顾朗月的方向看着,警醒的意味十分重,紧接着李氏扭头往顾云鹏的方向开口道,“老爷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合算。朗月还是个孩子也是个孩子脾性,难免会骄纵了些。”

说得好像我是大人一样。顾潇然忍不住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过李氏出面护犊子倒是在她的猜想范围之内,她也早已经想到倒是没什么可说的。

而面前的顾云鹏,听了李氏的话之后怒气并未消减反而“噌噌噌”的往上窜,只不过因为顾潇然等人都在场,所以顾云鹏也没有当面发作。

更因为宠爱顾朗月,所以他也点了点头,“好了好了,都坐下来吃饭吧。”

事情好像就这样过去了,可是在顾朗月和李氏的心里,却已经为顾潇然和梅清都记上了一笔。尤其是顾朗月,在看到顾潇然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小心翼翼的吃着饭时。

她心底恨极了。

还能够如此安静的吃饭,居然还有心情吃饭!要知道她现在因为顾潇然气得连饭都咽不下去了,可是面前的顾潇然却好像个没事人似的在细嚼慢咽的,简直要把她气死。

“想来今年宫宴上发生了不少趣事,你姐姐今年没去,不妨你把宫宴上发生的事情说出来让大家都听听。”

一开始顾云鹏还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却是让他找到了一个开口的契机,“以往你姐姐最喜欢的就是参加这类宫宴了。”

顾朗月本来就很生气,顾云鹏压根就不知道顾朗月在想些什么只想着能够知道外面传言的可是属实,直接把话说了出来却是彻底的让顾朗月双手攥起。

尖利的指甲嵌在了手心里,顾朗月心里那个恼,只要想起在宫宴上发生的事情,她都无法冷静。

果然是她的亲爹啊!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了对面顾朗月的脸色变化,顾潇然忍不住地在心里摇了摇头。

果然如她所想,顾云鹏让她前来吃饭只不过是为了探一下她的口风罢了。如今顾朗月正在气头上,不知道待会她的话出来顾朗月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呢。

不得不说她很期待呢。

“确实是发生了不少趣事。”顾潇然也没有矫情,把自己认为的趣事都说了出来,毕竟她是第一次参加宫宴,所以不管她说些什么在她心里认为都是趣事。

可是她也清楚地知道,顾云鹏要听的“趣事”不是自己所说的趣事,不过她还真的不打算这些事情要从自己的嘴里亲自说出,好歹也得让某些人促合一下嘛。

“这一届花仙子的夺冠主舞姿实在是美丽,女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曼妙而充满神奇色彩的舞姿。”

顾潇然说得有声有色,似乎想要把宫宴上发生的事情都堆砌在几人的面前。

对面的顾朗月心里都已经恨出血,想想今年的宫宴本应该是她前去参加。虽然她看不起漆雕雪的身份,可是漆雕雪的舞蹈却是世间少有人能够比得上。

她一直都想要大开眼界,却是没想到让顾潇然抢了先,她心里又怎么可能平衡得下来呢。

“既然别人都表演了才艺,你怎么不表演呢?”明知故问,顾朗月强自压制住内心里的怒火,勉强的平静开口询问。

事实上她清楚地知道顾潇然是没有什么才艺而言的,也知道在宫宴上顾潇然确确实实没有表演才艺,如今问起只不过是想要让顾云鹏知道,顾潇然在宫宴上丢脸了!

丢了尚书府的脸,连才艺都未曾表演。

“我不会啊。”顾潇然理所当然的说了出来,完全没有一点害臊的意思。

顾朗月在看到这样的顾潇然时,心里是充满了鄙视的,因为她完全不知道顾潇然是哪里来的自信,明明一个女子却在说出这些话时理所当然似乎还有些自豪。

只是这话让面前的顾云鹏有了疑问,“你连一点才艺都没有表演,涵王还让皇上赐婚了?”

溺宠重生腹黑娘子

溺宠重生腹黑娘子

作者:半月香可可类型:悬疑灵异状态:连载中

前生自己投错了胎,才能有那般狠毒的姨娘、狠毒的庶妹、寡情的夫君!今世能得重活一回,便所以活得风光又自在的生活、扮猪吃老虎、各个都击溃!可惩恶除渣不最重要的,紧要的是她终于等到衣衫素净的顾潇然正低头翻看兵书,闻言有些好笑的抬起头:“我有衣服穿,你急什么。”。……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