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自己解决

时间:2021-02-24 10:58:34来源:捌零文学

心,突然间非常强烈痛了出,慕骄阳低着头,右手不自觉地的捂上了胸口的位置,那里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狠狠地揪着,扯出又放进来,反反复复,疼的他都快难以呼吸的节奏。慕骄阳怎么也没慕骄阳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守护了十几年的女人,竟然很快就要嫁给了别人。。

第24章 自己解决小说

心,忽然强烈痛了起来,慕骄阳低着头,右手不自觉的捂上了胸口的位置,那里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狠狠揪着,扯出来又放进去,反反复复,疼的他快要无法呼吸。

慕骄阳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守护了十几年的女人,竟然很快就要嫁给了别人。

而那个人还是苏逸晨,一个目中无人,心狠手辣的军长,那个人的身上充满了狼性,随时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慕骄阳是真的担心,担心许若离嫁过去会不幸福,会被家暴。

许若离本来还因为慕骄阳的冲动有些生气,但见慕骄阳脸上满满都是担忧和难过,她心头一动,声音也因为情绪的变化稍微有了一点哽咽,“你放心啦,我自己的事情我很清楚,苏逸晨他……不至于会对我不好。”

虽然不清楚苏逸晨到底会对自己怎样,但在此刻她也只能这么说,若在这个时候她都在贬低苏逸晨,那慕骄阳一定会觉得她很委屈,更加不希望她嫁过去。

慕骄阳闻言,神情依旧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他整个人沉浸在了悲伤之中,丝毫没有因她的话而有任何动容。

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变得沉闷,空气之中也隐隐约约流动着苦涩的气息。

许若离知道慕骄阳对她很好,他待她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妹妹无微不至,关怀甚微,甚至比很多亲哥哥还要好。

而在许若离看来,他不但是哥哥,也是男闺蜜,她最好的伙伴和搭档。

“若离,能不能再坚持几天,我们在想想别的办法好不好?我们不要轻易答应好不好?”不知过了多久,慕骄阳终于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默,温润好听的声音中有着明显的祈求。

在面对亲人朋友的时候,许若离的心一向很软,如今听慕骄阳这样一说,她竟是莫名红了眼眶。

如果不是因为李锦锐这个案子,她又怎么可能会轻易妥协,又怎么可能决定拿自己的婚姻做买卖。

这一切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她不想,但又无可奈何。

“若离,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我说你再坚持几天,我们一起努力,不要嫁给苏逸晨好不好?”见许若离没有说话,慕骄阳急的不行,双手竟是控制不住直接抓住了许若离的肩膀。

“嘶。”许若离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慕骄阳用的力气太大,她明显感觉自己的肩膀像快要裂开了。

慕骄阳也真是太急了,见许若离脸色难看,立马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缩回了手,急忙解释道:“对不起若离,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罢,他伸手,似是想查看一下她的肩膀,但转念一想又怕自己控制不住又伤到她。

双手停在了半空之中,收也不是,继续也不是,十分尴尬。

慕骄阳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乖乖收回了手,看着她的眼神满是心疼与担忧,焦急的道:“若离,你没事吧,都是我不好,我要是……”

“我没事。”没等慕骄阳说完,许若离便打断了他的话,认真的道:“骄阳,我们不要在挣扎了,我已经答应苏逸晨要嫁给他了,若是反悔,那我会付出很惨重的代价。”

“代价?你为什么会付出代价?若离,你是不是答应了他什么,还是和他也签订了什么协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骄阳俊眉紧蹙,他的眼睛死死定格在许若离的身上,似是想将她看透。

但很显然,他错了,他虽然很了解许若离,但却忽略了一点。

女人心,海底针,有时候,并不是了解就能知道一切。

许若离抬头,看着慕骄阳淡淡的道:“骄阳,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希望你能让我自己解决。还有,我个人觉得苏逸晨很好,嫁给他我应该会幸福。”

“可是……”慕骄阳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但他刚开始说便被许若离打断。

“骄阳,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到底要做什么。”许若离认真的说道。

说罢,她盯着慕骄阳仔细看了一会儿,继而悠悠然说道:“看来也得给你找个女朋友,给我找个嫂子了,不然啊,你还会揪着这件事情不放。”

“我不找女朋友,若离,你现在也不要结婚好不好,你还小呢,那么早……”

“许警官,苏军长知道你在这儿,让我把电话给你,他说他有话要跟你说。”老陈的声音忽然传来,打断了慕骄阳的话。

许若离看了慕骄阳一眼,这才对着老陈说道:“好,我知道了。”说罢,她便转身向着老陈走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慕骄阳的心再度强烈痛了起来,他隐约有种预感,这一次,他是真的失去拥有许若离的权利了。

“许警官,给你。”老陈将电话给了许若离,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后,方才礼貌的走至了一边,丝毫没有要听她讲电话的意思。

许若离接过电话,轻声道:“喂,你……”

“你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难道不知道抓紧接我电话么,还有,手机为什么要关机,你为什么会在犯罪现场,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你去凑这些热闹做什么,找死啊。”

许若离刚准备说话,电话那头便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责怪声。

很显然,苏逸晨是真的生气了。

提起手机,许若离这次想到了自己的手机,她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是没电自动关机。

她看了一眼手机,这才缓缓解释道:“我的手机没电了,完全开不了机,我怎么接你电话。”

解释完这点之后,许若离猛的想起自己还有一个问题要解释,有些气愤的冲着电话说道:“谁告诉你我没脑子了,还有啊,我哪里是来凑热闹了,要不是因为你我能把我的行礼弄丢么,不是丢了行礼,我怎么可能出来。”

许若离翻了翻白眼,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蠢到自己跑回来请罪,更何况这些事情跟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开车的是苏逸晨,车主也是苏逸晨,不管怎么算也算不到她的头上。

“行礼丢了就丢了,到时候我给你买一屋子的衣服。”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了苏逸晨悠悠然的声音,他说的虽然云淡风轻,但却充斥着掩饰不住的阔气,不得不说,苏逸晨真的是大方到了极致。

她忽然想起苏妈妈在萧家送的见面礼,买了那么多的礼品不说,大手一挥竟直接给了十几辆限量版法拉利。

限量版的法拉利哎,一辆法拉利就已经值很多钱了,何况还是十几辆呢。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许若离不得不说,一个女人能肆意的出手那么大方,一方面是因为家里有钱,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被老公疼爱,有恃无恐。

当然也还有另一种说法,那就是这些法拉利其实都是苏爸爸要求送的,而不是苏妈妈肆意要求,苏妈妈只是做了一个工具,一个帮助两家走的更近一步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