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豪气见面礼

时间:2021-02-24 10:58:22来源:捌零文学

许若离显然是真不高兴了,话说着后,怒瞪了苏逸晨几眼,便愤怒离开。她走是走了,嘴里却还在低声的嘟囔着,“什么跟什么,啊莫名其妙,两百万,结婚了,真当我许若离是傻子么她走是走了,嘴里却还在小声的嘀咕着,“什么跟什么,真是莫名其妙,一百万,结婚,真当我许若离是傻子么,老娘懒得搭理你,哎呀~~”。

第12章 豪气见面礼小说

许若离显然是真生气了,话说完后,怒瞪了苏逸晨一眼,便愤怒离去。

她走是走了,嘴里却还在小声的嘀咕着,“什么跟什么,真是莫名其妙,一百万,结婚,真当我许若离是傻子么,老娘懒得搭理你,哎呀~~”

许若离忽然大叫一声,左脚的高跟鞋整个崴在了地上。

见状,苏逸晨伸手,正准备上前帮忙,便看见了惊人的一幕。

只见许若离狠狠踢了高跟鞋几下,接着直接将高跟鞋脱下,扔给了苏逸晨,傲慢的道:“诺,一百万,还给你。”

说罢,她再度冷哼一声,直接光着脚丫子走了。

苏逸晨显然没有想到许若离还有这样的一面,忍不住咂了咂嘴巴,愣着前方看了半天,也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待他反应过来后,视线中早就没了那女人的身影,有的只是那两只被主人抛弃的高跟鞋。

苏逸晨的嘴角不由得狠狠抽搐了几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傲慢如他,有朝一日也会被别人摆脸色,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女人。

看来,得像个办法才行啊。苏逸晨眼眸微眯,看了前方一眼之后,方向转身,笔直的朝宴会大厅走去。

许若离真的就踩着脚丫子上了出租车回了家,她是真的被苏逸晨气到了,说好的事情反悔不说,还又说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

嫁给他?亏他想的出来。

“若离,你回来啦,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呢。”

许若离刚回到家,便见慕骄阳在客厅里看电视,一见到他,慕骄阳立马起身,笑着走至了她身边。

见她光着脚丫子,慕骄阳脸上的笑容顿时被其收敛,指着她的脚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的鞋子呢?”

“扔了。”许若离心情不好,以至于对慕骄阳也没有什么好脸色,她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随手拿了一个苹果就啃了起来。

慕骄阳从小与许若离在一起生活,自然知道许若离现在心情不好,他帮许若离拿了一双拖鞋,体贴的为她穿上,柔声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是谁惹我们的小公主生气呢?”

“还用说么,还不是那个苏逸晨。”一提到这个名字许若离就生气。

她从事国际刑警那么多年什么事情没有遇见过,也没有多少事情是她办不了的,可偏偏遇上了苏逸晨这样的主。

这主子可不是她能不能解决的问题了,人家不主动解决她,她就偷着乐吧。

许若离深吸了一口气,算了,李锦锐的案子她自己去查,就算不靠别人给她提供消息,她自己照样也有办法。

“哦?苏逸晨怎么惹你了?”听到惹事的人是苏逸晨,慕骄阳不禁在心中暗自窃喜,但面上还是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

“一些小事,我累了,上去睡了,晚安。”许若离今日已经够烦了,根本没有闲工夫搭理这些琐事,只是冲着慕骄阳挥了挥手,便咬着苹果上了楼。

“恩,晚安,早些休息。”慕骄阳看得出来许若离是真的很累,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许若离上楼之后,慕骄阳依旧在客厅看电视,他所看的电视全部都是关于苏逸晨的。

许若离回来之前,他只是听过有这样一个人,但却没有任何接触。而许若离回来之后,他不但认识了这个人,还深深记住了他。

许是真的忒累了,许若离刚回房间洗了个澡就进入了睡眠,她这一觉真的睡的好死,若不是听到外面吵闹的声音,她绝对不会睁开眼睛。

只是,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若离睁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儿,很快困意便侵蚀了她的意识,再度进入了睡眠。

楼下,萧少钧正在吃饭,而慕骄阳早早便出门上班去了。

“叮铃铃。”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听到声音,萧少钧头也不抬的对厨房阿姨说道:“许阿姨,开下门去。”

“好咧,老爷。”许阿姨应了一声,立马跑过去开了门。

开完门之后,完全被眼前的一切吓到了,急忙转身对着萧少钧说道:“老,老爷,这,这是……”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如此惊慌。”萧少钧快速吃完了碗里的饭,这才走至门口查看究竟。

门外,站着一位穿着打扮甚是高贵的妇人,这妇人长相美艳,优雅,笑起来给人一种分外亲切之感,除去她美丽高贵的容颜,只看她的穿着和带着的首饰,便知其是贵妇。

萧少钧看着妇人怔了一会儿,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甚有礼貌的道:“请问夫人是……”

“您好,我是苏逸晨的妈妈,想必您应该听说过。”那妇人闻言,这才笑着开了口,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之态,这样的女人若不是出生富贵之人,估计给谁都不相信。

“苏逸晨……难道您是苏军长的妈妈?”萧少钧先是疑惑,小声嘀咕了一声,但在反应过来之后,立马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位高贵妇人。

苏妈妈优雅的笑了笑,继而柔声道:“是的,萧长官您好,很高兴认识您。”

“客气客气,应该是我很高兴认识您才是。”萧少钧惊喜万分,脸上还有着一丝错愕之意。

虽然他已年过五十,从小便在部队长大,但他现在也只是一位长官,虽然他的位置还不错,但与年纪轻轻就是军长的苏逸晨相比,简直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再者,他也是打从心眼里喜欢这个年轻有为的帅气军长,只可惜未能有机会与其坐下好好聊上一聊。

高兴之余,萧少钧这才想到了重点,立马收起笑容,认真的道:“不知夫人可有事找萧某,亦或者是找骄阳?”

苏妈妈摇了摇头,看着萧少钧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方才应道:“都不是,我是来找若离的。”

“若离?您的意思是……”萧少钧是聪明人,一听妇人这话便明白了她的意思,但尽管如此,还是故作不懂的看着妇人。

“逸晨昨天晚上回来便告诉我,说是相中了您家的小姐,特意让我和他爸爸上门提亲。”说到这里,苏妈妈停顿了一下,指着身后十几辆的法拉利跑车说道:“这不是他爸爸临时有事来不了,就随便买了些东西,当做是他的心意了。”

“什,什么?”萧少钧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十几辆限量版的法拉利跑车,虽然看不清楚车上到底有什么东西,但隐约还是可以看到一些东西。

难道说,十几辆豪车上,装的全部都是见面礼?

意识到了这一点后,萧少钧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虽说萧家也算不错,算得上是名门望族,但也绝对不会单单只是见面礼就送那么多,而且还用了那么多的豪车。

“萧长官可是嫌少?哎,我就说给的少了,应该把法拉利换成帕加尼才是,萧长官千万不要介意,我这就让司机回去换车。”苏妈妈以为萧少钧嫌少,不由得微微蹙眉,小声的嘀咕着。

话刚说完,便转身向着法拉利走去,大声道:“回去换车子,通通换成帕加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