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8章 是你主动的

时间:2021-02-24 10:58:18来源:捌零文学

忽然,苏逸晨醍醐灌顶,抽回了手,松手了在自己怀中了软烂成泥的许若离,被压抑着情绪地说:“你喝多了,我带你回去。”夜色漫长的旅程,被朝霞赶的没处躲藏。偌大的房间里,许若夜色漫长,被朝霞赶的无处藏身。。

第8章 是你主动的小说

突然,苏逸晨醍醐灌顶,抽回了手,松开了在自己怀中已经软烂成泥的许若离,压抑着情绪说道:“你喝醉了,我带你回家。”

夜色漫长,被朝霞赶的无处藏身。

偌大的房间里,许若离酣睡在柔软的圆床上,她纤长卷翘的睫毛微微抖动,似乎是刚刚结束了美梦。

许若离懒懒的睁开眼睛,仅仅一秒,她就完全清醒了过来。

这不是她的房间!

她先是神色紧张的掀开被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发现衣服穿的还是整整齐齐的,才松了一口气。

多年从业的习惯让她很快就进入了侦查自卫模式,她先是扫视了一圈房间内部,拿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当作防身武器。

然后她放轻脚步,慢慢走到房间门口,伏在门板上仔仔细细的听了一下门外的动静,确实没有人员走动,才谨慎的把门拉开了一条缝,偷偷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这是一栋复式的别墅,全巴洛克风格的装修,雍容华贵,看样子是个身份显赫的人的家。

许若离蹑手蹑脚的推开门,闪身走出房间,借助更加开阔的视野,查看着自己身处的情况。

许若离四处游走,但和她预判中不一样的是,她根本没在这栋别墅里发现其他人。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从她内心慢慢升起,莫非...她这是穿越了?

“你醒了。”

静的连呼吸都显得吵闹的别墅里,突然传来了带着回音的男性声音,吓得许若离浑身抖了一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退不要紧,碰巧她身后就是楼梯,许若离脚下一个没站稳,失去了重心,整个人毫无悬念的向楼下摔了下去。

“啊!”许若离紧紧闭着眼睛,下意识的大叫道,显然已经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滚楼梯了。

但是许若离并没有跌下楼梯,反而是跌进了苏逸晨的怀里。

苏逸晨看着怀里吓得双手紧紧护着脸的许若离,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嘲讽道:“我这么帅吗,都让你为之倾倒了?”

许若离有种劫后重生般的感觉,难以置信的缓缓移开双手,睁开眼睛惊恐的看着四周,确认自己真的是安全了,僵硬的身子才舒缓了下来。

许若离砸了一下嘴,莫名奇妙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苏逸晨痞里痞气的看着许若离,说道:“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还有...你不先从我怀里站起来吗?”

许若离这才反应过来,赶忙从苏逸晨怀里站起来,羞红了脸,一直低头碎碎念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苏逸晨招了下手,示意许若离跟自己来,边走边说道:“感觉头还疼吗?”

“什么头疼?”其实许若离一醒来就感觉浑身酸痛,头也昏昏涨涨的,苏逸晨这么一说她更是觉得不对劲。

“你昨天喝了那么多,不头疼才怪呢。”说着两个人已经走到了一楼的客厅,苏逸晨从茶几上拿起了茶壶,给许若离倒了一杯晾凉的浓茶,递给许若离继续说道:“喝了,能缓解不少。”

许若离接过茶,却迟迟没有喝,一心只想问清昨天发生了什么,说来也奇怪,一向记忆力超群的她,现在竟然一点昨天晚上的事情都想不起来。

“我怎么在你家?”许若离问道。

“是你自己要来的,我连推都推不开。”苏逸晨随性的坐在沙发上,双腿搭在茶几上,抬着头,看着许若离茫然的小表情,饶有兴趣的说道。

“不可能”许若离果断的否认道:“你是在骗我。”

“是真的。”苏逸晨脸上满满的轻松的得意的添油加醋的说着昨天晚上的事:“我昨天晚上去酒吧,正巧碰见喝的烂醉的你,我本来不想理你的,但是你非要贴上来,哭着喊着说我帅。”

许若离不屑的哼了一声:“拜托哦,你编故事能不能靠谱点儿,你说的这些,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信。”

“是吗?”苏逸晨邪魅的问道:“不要紧,我们凡事讲究证据。”

说着,苏逸晨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调整到了昨天车内的记录仪视频,递给许若离。

许若离将信将疑的接过手机,视频里自己正毫无形象的扯着苏逸晨的领带和他举止相当亲密。

瞬间,许若离从脸一下羞红到了耳朵根。

“怎么样?相信了?”苏逸晨站起身,走到许若离面前,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点戳在许若离的锁骨位置,语气暧昧的说道:“原来,你的内心是这样的啊...”

说着,苏逸晨的手指慢慢的往下滑着,眼看着就要到许若离心脏的位置。

许若离用力的推开苏逸晨,头始终深深的低着,可能是不好意思。

她支支吾吾的说道:“对不起...谢谢你带我回来,我先告辞了。”

说完,许若离头也不回的,小跑着离开了苏逸晨家。

自从看了那个视频,她暴露在苏逸晨视线之中的每一秒都仿佛在煎熬,仿佛被苏逸晨用小刀一片一片剜着自己的肉。

该死,自己怎么会酒后失态,而且还是在苏逸晨的面前,真是丢人丢大发了。许若离在心里碎碎念着。

离开了苏逸晨家,许若离先是回家梳洗打扮了一下,然后她又马不停蹄的直奔市局大楼准备找局长批个长假。

李锦锐的事情非同小可,而且她又是跟踪调查了这么久,要让这个案子无疾而终,她许若离是第一个站出来不同意。

可是奈何上面就是不重视她的提议,那只能她亲自去调查了。

“局长!”许若离又是没有敲门,推门就走进了局长的办公室。

局长这回倒是没有被吓到,但是还是瞬间就变了脸,语气中满是无奈的说道:“哎呦喂,我的祖宗,你又来干什么了,我不说给你放两个月假吗?”

许若离实话实话说:“两个月不够,我要半年假,带薪。”

“给给给,你说放两年都行。”局长对许若离的要求是照单全收。不为别的,因为局长混迹官场多年是个聪明的人,这一来二去的早就察觉了许若离和苏逸晨的关系不一般。所以许若离的话就等同于苏逸晨的话了,不容置疑。

“真的?你有这么好心?”许若离对局长出奇的配合感到意外,试探的问道。

局长敷衍道:“真的真的,你快回家吧,没啥事别往我这儿来了。”

许若离没想到这次请假会如此顺利,高高兴兴的离开了警局。

才离开警局没多久,许若离就接到了自己多年的好友唐诗茵的电话,要请她吃饭。

许若离现在赋闲在家,属于社会闲散人士,当然是没理由拒绝,于是许若离按时按点的到达了餐厅。

“哎呀,亲爱的,我可想死你了。”唐诗茵一看见许若离就迫不及待的拥抱了许若离一下。

许若离推开唐诗茵,坐在的饭店座位上,说道:“老做这些个肉麻的事,你突然找我有什么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