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7章 我的上司是不是只猪

时间:2021-02-24 10:58:18来源:捌零文学

许若即老大不很愿意,极为不不情愿的跟在慕骄阳身后,离开了了市局大楼。这一次的庆功宴,本来仅有十几个人的专案组,一下子呼啦啦来了四十多人,反倒冲在前面当场击毙李锦锐的杜希白这一次的庆功宴,原本只有十几个人的专案组,一下子呼啦啦来了四十多人,反而冲在前面击毙李锦锐的杜希白没有露面。。

第7章 我的上司是不是只猪小说

许若离老大不乐意,极其不情愿的跟在慕骄阳身后,离开了市局大楼。

这一次的庆功宴,原本只有十几个人的专案组,一下子呼啦啦来了四十多人,反而冲在前面击毙李锦锐的杜希白没有露面。

许若离守着面前的酒一杯一杯的也不顾不上别的就往嘴边递,慕骄阳看着她丝毫没有节制的喝赶忙拦住她说道:“别喝了,喝这么多伤身体。”

“我没醉。”许若离推开慕骄阳,自顾自的又饮了一杯,语气中满是深深的怨念,说道:“我觉得我的上司是不是都锈逗了。”

慕骄阳赶紧顺着许若离说道:“既然都锈逗了,那你为了他们喝什么酒。”

“我气愤啊!”许若离激动的站起来,指着酒吧里的一群人怒斥道:“看看他们,一个个的像什么样子?”

“嗡嗡嗡…”慕骄阳的电话突然响了,是下属给他传来短信,要他速归。

慕骄阳对许若离说道:“队里有事,咱们走吧。”

“我不回去。”许若离决绝的拒绝了苏逸晨的提议,道:“我还没喝够呢…这…是我的庆功会。”

慕骄阳急着走,又拿许若离没办法。许若离也是身手了得,总不好两个人在这儿打一架。

于是,慕骄阳招呼了一个男警员照顾许若离。

“小张!来过来。”苏逸晨招手,大声叫道:“这个人你给我照顾好,掉根头发你就卷铺盖走人。”

说完,慕骄阳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酒吧。

小张一开始还寸步不离的陪着许若离,但是奈何过来邀小张的人太多,一来二去,小张就忘记了自己的任务,把许若离扔下跟着别人走了。

“小姐,一起跳个舞吗?”舞池中厮混的一个染着红毛的男人主动坐在许若离身边,笑嘻嘻的问道。

许若离厌恶的瞥了红毛男一眼,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滚。”

红毛男面子挂不住,立马火了,叫嚣道:“你他妈说什么?”

许若离大声的又重复了一遍:“我说让你滚,你耳朵也不好使是不。”

红毛男仗着自己人高马大,露胳膊挽袖子就要动手。

许若离轻蔑的饮尽手中的酒,把杯子边往桌子角上一磕,杯子瞬间破碎,成为了一把锋利的刀。

许若离不费吹灰之力把红毛男挟制住,把杯子抵在红毛男脖子上,道:“滚不滚?”

“滚滚滚,我错了…错了。”红毛男连连认错,许若离这才放了他,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往酒吧外面走。

许若离迷迷糊糊的走出酒吧的大门,脚下一个没站稳,整个人眼看着就要栽在地上。

这时,突然有一个强有力的手臂揽住了许若离的腰,把她圈入自己怀里。

许若离眼睛睁的老大,黑溜溜的眼珠不住的焕发出欣喜的光芒。她的意中人会在她最危急的时候出现在她身旁,只是眼前的这个人她看不清脸。

许若离酒劲上头,动作非常夸张,含糊不清,笑嘻嘻的说道:“谢谢你救我呀,小哥哥。”

而许若离想不到的是,这个她口中的小哥哥不是别人,正是许若离一直避而不及的苏逸晨。

苏逸晨此时阴黑着脸,紧紧皱起的眉头仿佛是一片阴郁的乌云,他的手死死的拉着许若离手腕,不悦的说道:“为什么喝这么多酒?”

“还能因为什么?”许若离踮起脚尖努力把嘴唇凑到苏逸晨脸颊,看上去就像偷吃曲奇的小孩。她刻意压低了音量,说道:“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苏逸晨被许若离口中呼出的热气弄的耳根一阵一阵酥麻,还没来得及回答,许若离就自顾自的继续说道:“秘密就是...我的上司是一只zhu。明明李锦锐的死就蹊跷,怎么能不用我管?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我。”

许若离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竟然整个人伏在苏逸晨的怀里嚎啕大哭:“啊...啊...我说的都是对的,但是没有人相信我。”

说到这儿,许若离猛地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苏逸晨逼问道:“你说...我的上司是不是一只zhu?是不是?”

苏逸晨低头宠溺的看着自己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女人,心里不禁升起一丝怜惜与愧疚。毕竟,是自己连续下令两次说不让她参加行动的。

苏逸晨万分心疼许若离,二话不说霸道的拦腰抱起许若离,准备把她塞进车子里,带回家醒醒酒。

可是万万没想到,许若离在坐进车座的一瞬间突然伸手扯住了苏逸晨胸前的领带,

许若离左手抓着苏逸晨的领带不放开,右手不自主的攀上苏逸晨脸庞的棱角,酒劲驱使中暧昧的说道:“嘻嘻嘻…你好帅啊…”

“别乱动。”苏逸晨推开许若离的手,狠狠的关上车门,举手投足之间带着浓浓的愠色。

该死的,她居然敢喝了这么多。

苏逸晨从车子另一面开门,坐进驾驶室,冷冷的扭头对许若离说道:“把安全带系上。”

许若离这个人是完全属于酒后失徳症晚期,喝了点酒以后,就总想上天。

和平日里秉公办事,嚣张跋扈的那个人民的好警察完全是两个样子。

许若离轻轻的咬着嘴唇,眼神赤 裸裸的看着苏逸晨,散发着无限的性感和诱惑的气息。她撒娇道:“我不要系,不然你帮我系吧。”

苏逸晨对许若离反常的举动颇感意外,心里对她这妩媚的醉态更是万分青睐,但苏逸晨仍是不解风情的假装拒绝道:“不管。”

“那我帮你系。”许若离说完,立马动身,丝毫不避讳,整个人大胆的骑在了苏逸晨的大腿上,双手环住苏逸晨的脖子,和苏逸晨面对面离得非常近,大开的衣领下,事业线若隐若现。

许若离极其暧昧的说道:“为什么不帮我系安全带啊…”

苏逸晨的呼吸越来越粗重,眼底浮现出猩红的欲 火。他沉沉的警告道:“你在玩火。”

许若离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在的处境有多危险,毫不在意的挑衅道:“我就玩了,怎么…”

许若离话还没说完,苏逸晨突然翻身把许若离压在身下,凌厉的眼神仿佛狩猎的豹子。他嘴角露出一抹坏笑,道:“你等着…”

说完,苏逸晨毫无预兆的吻上了许若离的唇。

许若离先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双手下意识的想推开苏逸晨,可是,苏逸晨温暖坚实的臂膀,让许若离无法反抗。

“唔……”许若离被死死圈在了他的怀里。

狭小的车子里弥漫着浓浓的荷尔蒙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