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6章 狸猫换太子

时间:2021-02-24 10:58:16来源:捌零文学

杜希白一五一十的报告地说:“他们我相信了我放回去的消息,现在的正相关组织人去商海大厦抓您呢。”“哈哈哈哈”李锦锐狂妄的笑着“抓我?作梦去吧。小白,你这个任务完成4的十分“哈哈哈哈”李锦锐狂傲的笑着“抓我?做梦去吧。小白,你这个任务完成的非常好,继续努力,注意隐蔽。”。

第6章 狸猫换太子小说

杜希白一五一十的报告说道:“他们相信了我放出去的消息,现在正在组织人去商海大厦抓您呢。”

“哈哈哈哈”李锦锐狂傲的笑着“抓我?做梦去吧。小白,你这个任务完成的非常好,继续努力,注意隐蔽。”

杜希白脸上露出贪婪的笑,试探着说道:“那...这个钱?”

李锦锐爽快的说道:“少不了你的。”

杜希白喜笑颜开,连忙道谢:“谢谢,谢谢老大。”

何星然接到命令以后,立马带着人马把商海大厦围了水泄不通。

“左路十四,右十四,一个支队堵住六个出口,剩下的跟着我。”何星然站在最前面,下达作战命令,全然不知道自己身边站着的是经过乔装打扮的许若离和慕骄阳。

“上!”随着何星然一声令下,所有人员都按照计划好的开始行动。

许若离跟在慕骄阳身后,给慕骄阳递了一个眼神,慕骄阳点了点头回应予以回答。然后,慕骄阳伺机跟到了何星然身后,趁其不备,在手心上涂了点乙醚,捂住了何星然的口鼻,悄无声息的就把何星然放到了扔在走廊一边。

慕骄阳一招手,对许若离低声说道:“快走,咱们俩得抢在他们前面。”

两个人按照何星然规划的路线,之直捣李锦锐老窝。在推开大门之前,许若离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枪,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十分慎重的给了慕骄阳一个准备好了的眼神。

然后二人推门闪身,排闼直入。令两人都十分意外的是,李锦锐竟然正坐在直对大门的椅子上,手里拿着手雷眼看着就要拉环。

许若离没有时间做选择,他要是拉了环,大家就得死,而现在这么短的时间只能打死他。正在许若离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子弹离开枪膛的声音,即刻,李锦锐边直直的栽在地上。

许若离握住枪,敏捷的甩身查看敌情,却发现是自己方的战友。

“你叫什么?”许若离问道。

“我叫杜希白。我怕大家有危险。”此时的杜希白没有了前几刻的精明,而是化身成了正义简单的警察。

许若离遗憾的看着李锦锐倒在血泊里的尸体,无奈的说道:“行,你下去吧。”

其余的人很快都赶了上来,把公司里面其余的犯罪人员都抓了起来任务完成的比她想象的要顺利多了。

“干得好,你...你是刑警哪个部门的了?”支队的主任过来拍了拍已然成为主力的许若离,关切的问道。“这次,晚上完成的非常的成功,晚上八点来米亚,我们开庆功宴。”

许若离敷衍的连连点头,心里却总是觉得有些空落落的,总觉得李锦锐的死太容易了,铁定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怎么了?”慕骄阳看见许若离心不在焉,关心的问道。

许若离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的疑问:“没事,没睡好。”

许若离在回支队的路上一直闷闷不乐,心里反复回想着刚才杜希白击毙李锦锐的一幕。

怎么会这么巧?

围剿的原则是要尽最大可能保证李锦锐生命安全的,杜希白作为一名合格的武警不会不知道这个原则。而且当时的情况并不算最危急,只要打李锦锐的手腕就可以了,怎么说都不至于要他命。

许若离的小情绪逃不过慕骄阳的眼睛,慕骄阳揽过许若离的肩膀,细心的说道:“有什么心事要和我说,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许若离抿了一下嘴唇,犹犹豫豫的半天,才开口和慕骄阳道出了自己的疑虑:“你不觉得这次太顺利了吗?李锦锐怎么会连反抗都不反抗就准备和我们同归于尽呢?”

慕骄阳点点头,表示赞同,说道:“你这话到是提醒了我,好像确实太顺利了。走,我们去市局,这件事情得跟上级说一下。”

慕骄阳和许若离再一次来到了局长办公室,这次他们连门都没有敲,推门就闯入了办公室。

局长当时正在给鱼喂食,开门的声音吓得他手一抖,一碗鱼食一点没浪费全扬在自己脸上了。

“谁?”局长狼狈得转过身,气愤的喊到。

“局长!”许若离被局长的惨状吓了一跳,但随即又觉得好笑,扯着慕骄阳的衣角,努力憋笑。

局长看见是自己的下属,立马淡定的从自己脸上往下摘鱼食,严肃的问道:“你们俩来干什么?”

“局长”慕骄阳率先开口说道“李锦锐被击毙了。”

“什么?”局长难以置信的大叫着:“李锦锐死了?”

许若离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们就是为了这个事才来找你的。李锦锐被一个刑警很轻易的击毙了,我们的人都毫发无损。我觉得太顺利了,反而有些不对劲。”

局长若有所思的吧咂嘴,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最终撂下一句话:“不对劲,我得往上报。”

说完局长扔下许若离慕骄阳两人,自顾自的开始打着电话。

空荡的办公室,苏逸晨正翘着二郎腿在读着文件。

王助理毕恭毕敬的敲门走进来,说道:“总裁,李锦锐被击毙了。”

苏逸晨翻越文件的手怔了一下,挑眉难以置信的看向王助理,凌厉的眸子仿佛已经洞穿了一切,他幽幽的开口道:“不可能。一定有隐情。”

王助理接着说道:“是的,下级部门已经向上面请示过了。听说是一个叫许若离的警员先提出质疑的。”

“许若离?”苏逸晨轻轻的重复着这个名字,嘴角不禁浮现一抹戏谑的笑。

没想到,她竟然跟他想到一起去了。

苏逸晨利落的合上手中的文件夹,起身边换衣服边说道:“打电话给市局局长,要保证许若离得绝对安全,禁止她插手这件事,否则就让他等着回老家种田吧。”

王助理回答道:“是。”

许若离和慕骄阳面面相觑,站在办公室里等了市局长整整二十分钟,市局长才慢慢悠悠的从办公室隔间里出来。

局长说:“这个…小许啊,你这个怀疑一切的精神可嘉,但是经过我们核实,这个李锦锐,确实是死了。为了鼓励你这个认真负责的态度,给你放两个月假,带薪休假。”

“什么?”许若离气的使劲拍了一下桌子,大喊道:“是哪个上级说这件事没有问题的?你告诉我我去拆了他天灵盖,看看他脑子里到底进了多少AD钙奶?”

局长赶紧打哈哈:“别生气嘛,上级就是上级,不容怀疑。行了,你们出去吧,我还要工作。”

“你!…”许若离本来还想跟局长理论,但是慕骄阳执意连拖带拽的把许若离拉了出来。

许若离双手抱在胸前,鼓足了腮帮子,气的像一只充气的刺豚。

“我的上司是不是一头猪?这明摆着的事,怎么能没有问题?”

慕骄阳无奈的安慰道:“行了,说不定上级有其它安排呢。走吧,咱们去参加庆功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