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奋手一搏

时间:2021-02-24 09:54:27来源:捌零文学

“父亲,是我做画不想打搅,便都把她们遣出了。”棋云作出解释“都怪我太没有用了”“胡说”棋羽张嘴“试想天下有那个女人能比过我妹妹,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哪里需你费神劳力,若“瞎说”棋羽张口“试问天下有那个女人能比过我妹妹,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哪里需要你费心劳力,若不然你什么都会了,让天下人做什么。”。

>>>《一曲未央舞霓裳》章节目录<<<

第30章 奋手一搏小说

“父亲,是我作画不想打扰,便都把她们遣出了。”棋云解释“都怪我太没用了”

“瞎说”棋羽张口“试问天下有那个女人能比过我妹妹,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哪里需要你费心劳力,若不然你什么都会了,让天下人做什么。”

“这话对,我的女儿是天之骄女,生来就是为了享受的。”贺兰夫人头一次赞同了儿子的话。

“好了,娘,云儿应该好好休息”棋风瞧出棋云眼底的倦意,阻拦了贺兰夫人的碎碎念“有您在,云儿哪里能安心休息”

“母亲倒不如现下回去给姐姐安排些补品,等明早姐姐醒来就能吃到最好火候的补品了”棋容也劝导着。

“姐姐疼吗”小小的贺兰棋伽靠近棋云,心疼的想要碰她手上的纱布。棋云伸出另一只手怜惜的揉了揉她的发顶,笑着说“有这么多人牵挂,姐姐不疼”。

贺兰夫人见女儿的确精神有些不佳,也不好再留,贺兰清也适时道“云儿这下就好好休养,也别抄什么书了,反正你也都记在脑子里了,何必在多此一举。”

见棋云看了眼棋风后还要说话,贺兰清又言“近来事也多,棋风就以功抵过吧”反正也出来了。

“谢谢父亲”棋风与棋云异口同声,随后相视一笑,一个静默一个欢愉。

“记得侧身睡不要碰到伤口啊,还有不要在碰那些东西了”临走,贺兰夫人还在不放心的碎碎念。

“是,今晚清月她们都会在的。你瞧,苏城八月回来了七月,娘还担心吗。”将她们送到院门口,正好看见最后琼风两月火急火燎的赶到,特意带上调笑的语气宽慰母亲。

送走家人,贺兰棋云便一直盯着那个还没来得及清理的山水,盆、几已然分离碰碎,修剪完美的悬崖式树桩残枝断叶,还真是毁的彻彻底底。

风月以为她是介意碎片,刚想吩咐丫头打扫掉,贺兰棋云却阻止了“放着吧,都去忙吧,我想一个人待会。”

话说了一会,碎花盆是有人处理了,可是围绕在周围的七月原地不动,棋云想到,她们今天是吓到了,再也没有多说什么。转回身想要回屋,突然听见七声整齐的倒吸声,背对着众人的嘴角忍不住上扬,转过身来却是一副不太高兴的模样。

眼前一身绛红长袍银色银狐半脸面具,紫玉束带的鹰爪钩环上永远勾着一只天下独有的碧竹龙吟萧,笔直的站在台阶下,这个神秘又可爱的男人又出现在了她面前了。

眼见那个让主子牵肠挂肚的人向主子步步接近,可以放下心的八月不敢再逗留,悄声无息的闪人。

一步步接近,最后站稳在棋云一步之内的男人比棋云竟然高出一头,娇柔的郡主站在他面前更显娇小玲珑。执起那只包裹在层层纱布中的左手,双眸掩饰不住怜惜“还疼吗”

简简单单的三个子,却是那么的深情,那么的轻柔,那么的想让棋云落泪。

“盆景是你打碎的”棋云指着那个被打碎的花盆指责,英武的钺戟公子不明所以的点头,有些傻傻的不知所措。

贺兰棋云忍住笑意“可知道那盆金玉麒麟是我最喜欢的一盆,你要怎么赔”。半响,他笑出声来“好,我赔你。”

牵着棋云往台阶下走,将她带到案发现场,俯下高傲的身子亲自用手去抓散落在石板地上的松木枝干细看,歪斜的部分已经全断,修剪的形象逼人的仙人骑鹤支离破碎。

“你要干什么”随他蹲下身子,看着他摆弄。

“别动”见她还要伸手,钺戟拦住她,略显温恼“小心伤口”。

棋云心下暖洋洋的“好,看你怎么办”

棋云将右手放在膝盖上垫着,左手支着头,水灵灵的眼眸一眨一眨,朱唇轻启,迎来的清风拂过腰间的镂空花鸟纹银香囊,激起铃铃的轻灵声响,月光下的贺兰棋云此时才是真实的天真少女模样。

只见他从衣角上扯下一条衣料包裹在手上,然后运足劲一掌在地上刨出一个一札深的土坑,在想要把整理起来的松木埋里头,棋云见此连忙阻拦“这是要干什么,还要再毁了我的盆景吗”

然后一步一步的口述指导“盆栽可不是随便填些土壤就行了,你先把盆里剩下的土垫在坑里边,松一些。可以放了,等等…”

棋云伸出左手拾起散落在四周的残枝碎叶,壤在坑内,口中喃喃低语着“良材美器,宜在尽用之地,这可是天然的营养。”。

钺戟没有应声,继续填土,一层层的回土,最后填平时钺戟还在枝干地下放了两块原来盆景中当作仙翁的石雕。依旧是仙翁漫游,却由虬龙倒走的惊险转换古朴优雅的意境。漫道无华争俏丽,长青更胜一时芳。只是盆子里的金玉麒麟已经落为大地上的一时芳。

钺戟抬头,俩人相视一笑,扶持着起身。贺兰棋云低头又瞧,因祸得福,也许这是它的幸运。收回视线时无意间瞧见他还在蹂躏着自己那张脏兮兮的手掌,宛然一笑“先进去吧,书房里边还有一盆清水。”

“在作画?”清理好污渍,钺戟开始打量起这个许久未来的书房,最后视线落在桌案上那幅没完成的画作上。山水的景色清幽朦胧可是却好像缺了些什么,少女看似恬静却觉得孤独,孔雀高傲眼中泛带着冷意,这就是真正的她吗?

钺戟抬头望向安坐在一旁皱着眉被绮月看着喝药的棋云,眼中充斥着不能理解。她是名门千金,父母兄弟的掌上明珠,天赋异禀,万千宠爱在一身,到底是什么让她如此想不开,看不透,以至于忧郁成疾。

“是,还没上色,可惜现在不能完成了”喝完药,绮月端着碗高高兴兴的出去了,棋云解脱,回到桌案旁去研究自己未完成的画作。越看越可惜,最后只能放弃了这个半残品。

在她转头的瞬间,钺戟飞快的抽走画纸塞入怀中,然后问出一直想问的问题,借以转移话题“肯见我了”。

棋云就知道她会问,也已经想好了怎么回答“我百般抗拒都抵不过内心的召唤,既然放不下,舍不得,只能奋手一搏。”

一曲未央舞霓裳

一曲未央舞霓裳

作者:九尾Keith类型:悬疑灵异状态:连载中

贺兰棋云是个完美的地女人,却也不是个“好人”。贺兰棋云拥用所有女人无限向往的一切,美貌,权势,荣誉,疼爱,拥护……世人我以为未央仙子握瑾怀瑜,胸怀天下,却不知道她才是暗地里“放手,疯女人,放手,你要死吗”。……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