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寿礼

时间:2021-02-24 09:54:25来源:捌零文学

走后了瘟神,贺兰一家人的心情都很好。“但是我们云儿很厉害”贺兰夫人一点也不掩藏的夸奖着女儿。“是父亲娘亲教育的好”贺兰棋云直接回复婉约形象,谦虚柔和的微垂着头,双手地叠在“还是我们云儿厉害”贺兰夫人毫不掩饰的夸赞着女儿。。

>>>《一曲未央舞霓裳》章节目录<<<

第28章 寿礼小说

送走了瘟神,贺兰一家人的心情都很好。

“还是我们云儿厉害”贺兰夫人毫不掩饰的夸赞着女儿。

“是父亲娘亲教育的好”贺兰棋云回复温婉形象,谦逊温和的微垂着头,双手叠放在左器盖上,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这可不是我教的”贺兰清瞧了瞧端庄有礼的女儿,又扫了眼还在沉浸在赤幕涎败退的快感中坐立难安的很烂棋羽,声调舜然低沉半分“要不,这个怎么没教好”

“噗呲~”贺兰棋宣头一次听见大伯如此哀怨的语气,忍不住笑场。看见所有人的视线都停住在了自己身上,轻咳一声道“抱歉,忍不住了”

结果可想而知,被恼羞成怒的贺兰棋羽狠狠捶了一拳。

“爹”棋羽低吼一声,很是没有底气“我就这么不得你待见吗,亏得我千辛万苦的找到兰陵古籍想给你做礼物,额”棋羽连忙捂嘴,泄底了。

“兰陵古籍?在哪”贺兰清可是听得明明白白,下了椅子就往棋羽那走。贺兰清半生功名利禄缠身,金银宝物不缺,娇妻美妾在眫,傲儿娇女承欢那里缺的了什么,他一生唯有三个心愿,一愿苏城富泰民安,二愿家族昌盛,儿女顺畅。三愿找回家族百年前丢失的声乐瑰宝《兰陵古籍》,现下有了消息如何让他不激动。

可是他那激动的样子吓坏了一直在他淫威之下的贺兰棋羽,眼见父亲窜起贺兰棋羽惊张后靠,险些没从椅子上跌下去,颤颤巍巍的回话“还,还在路上,只找到了上半部”

“呵呵”贺兰夫人瞧见儿子糗态不但没有担忧,反而笑的开怀,就连贺兰棋云也忍不住笑出声了。

“瞧你爹那样子”贺兰夫人将眼睛从正在僵持的父子俩身上移到女儿身上“娘才不稀罕什么兰陵古籍,告诉娘,你给你爹准备了什么寿礼”

“现在还不能告诉您”贺兰棋云神秘的笑。

贺兰夫人不愿意了,像个孩子一般扯着棋云的衣袖,神色哀切“都不能告诉娘吗,女儿不亲我了,好伤心啊”棋云被逗笑,不是轻轻的淡笑,也不是礼貌的微笑,而是极少发生在她身上的开怀笑颜,圆圆的大眼睛弯成弯月,白皙的脸颊染上一层绯红,广袖藕臂遮住朱唇,只是发出犹如百灵般清幽空灵的咯咯笑声。美妙的声音吸引了其他人注意,一个个讶异惊喜的目光投向棋云,倒是弄的她很是不好意思了。

“是啊,云儿每年的礼物都会让伯父得意好久,听说云儿还在收集叶子,可是和寿礼有关”贺兰棋宣就着刚刚的话题问。棋云还是秘而不宣。

“往年都败在了你这个小女子手上,今年我便要拿兰陵古籍和你比比”棋羽还记得老爹刚刚的激动,充满了信心。

“出息”就连贺兰清也看不惯他那傲气“云儿莫要理他”

虽然女儿送他的东西不是让他宝贝的收着便是体贴的常年不离身,但是能在他心目中超越兰陵古籍的物件他一时还真想不出来。

“照父亲这么说,云儿是不尽力也不行了。”

棋云的自信让贺兰清等人开始好奇了“好,爹就等着你那份礼,可别让我失望了”现下他倒也有些怀疑真的有什么可以越过兰陵古籍了。贺兰棋云挑眉,与清月等人对视。

“都送来了吗”走在回去的路上,棋云低声问舞月,舞月点头“是,两位公子一向外通告就陆续来了好多送叶子的人,已经派了专门的人在管理。只是主子最近身子一直不好事又多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主子。”

“符合条件的又有那些”棋云又问绮月。

绮月苦笑着摇头“主子要求太高,只是外观上符合的就不多,何况主子还要特殊的脉络,主子能不能换个礼物啊。”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寒月听得糊涂,

欢月嗤笑”你都知道了,就天下皆知了。”说完便把寒月推倒清月身边,以防她武力攻击。

“这样不行”棋云也感觉这样费时费力,效果也不高必须要换个方法,又走了几步,道“我会画下具体的形象,就按图上的找,还有要抓紧时间,现在这时节,哎~”

“可不,树上的叶子都要掉光了,看来只能往南方寻找了。”欢月鼓着圆脸,跟在后边碎碎念。

“主子莫忘了崇林山庄”清月提醒“尹少庄主改掉了赌博的毛病,刚从未央宫出去。”

“对哦”清月一提醒,其他人纷纷茅塞顿开“崇林山庄可是负责皇宫园林花卉的皇商,就在四季如春的海岛上,最不缺的就是各种珍奇树木了”

“还有那个云南的贾大夫,川贵的何仰韶,夜阑也就任了江州刺史,还有许多敬仰主子的南方人,琼月风月可以去联系他们。”

“我师傅的百草静居也应该有很多那。”

“所以说主子根本不用担心来源嘛,您可是未央仙子,一声令下,这天下的叶子还不都集中在您面前。”

棋云今天心情本来就不错,又被逗笑,任着她们继续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不经意间好似看见阳光下有一道银光一闪而过,顿时收敛了笑意,就连清月她们也感觉到了主子的转变,静了下来。

“去祠堂吧”无论是他真在还是看错,心都已经乱了。

“还要去啊,主子简直是在自找苦吃”欢月很是心疼主子,不明白主子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

棋云训斥“别胡说,多读些开益之卷不好吗。”

“可是啊,主子”绮月晃晃脑袋,低声在棋云耳畔低语“那您晚上怎么会有精力弹琴那。”

棋云面上一僵,衣袖轻轻扬高,不让人在跟着,踏着碎石小路一步一步的走着;她是那么的努力忘记他,可是为什么总是和他扯不断联系,为什么每次想起还是那么的痛并快乐着。

“主子怎么了”几个丫头也发现了贺兰棋云的反常,在身后窃窃私语议论“可不以前我们只有一提到那位公子主子都会很害羞窃喜,最近好像不一样了。”

“什么不一样”舞月谨慎的看了眼还在闲庭漫步的主子,低声说“忘了吗,上次主子在书房。”

一提起这个,个个静若蝉鸣,好似没见过主子发那么大脾气。

“是不是那天真的,出事了”寒月还没放弃以前的猜想,然后再次被拎着耳朵“你又皮痒了,啊~。”

一曲未央舞霓裳

一曲未央舞霓裳

作者:九尾Keith类型:悬疑灵异状态:连载中

贺兰棋云是个完美的地女人,却也不是个“好人”。贺兰棋云拥用所有女人无限向往的一切,美貌,权势,荣誉,疼爱,拥护……世人我以为未央仙子握瑾怀瑜,胸怀天下,却不知道她才是暗地里“放手,疯女人,放手,你要死吗”。……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