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赤暮求亲

时间:2021-02-24 09:54:22来源:捌零文学

下午贺兰家突然来了一个客人,热潮了轩然大波。他是让他们细心呵护在掌心的郡主伤的罪魁祸首,赤幕涎。贺兰清一看见了拜帖便让贺兰棋羽包抄,但是不不喜欢这个人,但他当然是仁贺兰清一看见拜帖便让贺兰棋羽接应,虽然不喜欢这个人,但他毕竟是仁宪皇后家人不好轻待。贺兰棋羽一听说来人是谁,顿时怒了“这个赤幕涎,怎么这么快就被放出来咬人了,本公子就代赤幕家好好收拾收拾这个不孝子”说着就卷起袖子准备去报仇雪恨。。

>>>《一曲未央舞霓裳》章节目录<<<

第25章 赤暮求亲小说

上午贺兰家突然来了一个客人,掀起了轩然大波。他就是让他们呵护在掌心的郡主受伤的罪魁祸首,赤幕涎。

贺兰清一看见拜帖便让贺兰棋羽接应,虽然不喜欢这个人,但他毕竟是仁宪皇后家人不好轻待。贺兰棋羽一听说来人是谁,顿时怒了“这个赤幕涎,怎么这么快就被放出来咬人了,本公子就代赤幕家好好收拾收拾这个不孝子”说着就卷起袖子准备去报仇雪恨。

“逆子,站住”贺兰清气的直拍桌子,不过却也吓住了冲动的贺兰棋羽“若不是你二哥在禁闭,又怎么会让你出去丢人现眼。”

“爹”棋羽闷气,哪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

“你还委屈了”贺兰清指着他郁结“若他在贺兰家出事别人会这么看贺兰家,怎么看你我,怎么看云儿,你这是在帮云儿还是在害她。”

贺兰棋羽不是傻瓜,只是一遇到棋云的事容易冲动,父亲说道这份上了他怎么会不清醒,可是要他现在与赤幕涎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他怎么也做不到。向父亲道了个罪,贺兰棋羽便慢慢悠悠的往前门挪。

贺兰清还是不放心他这个儿子,唤来汉文,流川看住他们主子,也好在他做了安排。

贺兰棋羽一看见赤幕涎便阴着一张脸,说是领路,倒不如说是他大少爷自己在闲逛。还好有汉文,流川两人圆和陪罪。

倒是赤幕涎没事一般,笑吟吟的跟他对话“润生今天脸色不太好,可是没有睡好。”

“不劳关心,没有你的叨扰,不做亏心事,我过的很好。”

贺兰棋羽不愧毒舌之名,赤幕涎倒也没有表现出怒气,依旧笑脸相迎“这么看来我对润生很是重要,赤幕倒是愧不敢当了。”

棋羽睁大眼,不敢相信他竟然这般不要脸的人。

赤幕涎对贺兰棋羽现在的表情很是享受,面上难掩心底的笑意,还在火上加油“郡主因在下受伤,在下实在是于心难安啊,但又怕扰了小姐清养,故而今日再次登门陪罪。”

提到宝贝妹妹,棋羽再也控制不住脾气爆发,指着赤幕涎的鼻子骂道“赤幕涎你若想要找什么红颜知己,青楼窑子里有都是等着你宠幸。我警告你,最好离云儿远点,你不配。”

“润生,话不要说的太满”赤幕涎依旧在笑,只是身上却多了一种不可忽视的气势,多了一种挑衅的味道。

桀骜如棋羽怎么能容忍别人压到他头上,更何况还是他现在最讨厌的赤幕涎,当即就要动武,汉文,流川及时止住贺兰棋羽,一边还要笑吟吟的两边说好话“国公还在等着,主子您昨晚没睡好,我们还是扶着些好。赤幕公子,看您也有些不适那,要不要……”

流川话中的警告意味显而易见,贺兰棋羽一想到那个严厉的老爹也不再挑衅,赤幕涎却是一点客人的自觉也没有,给台阶不下“有劳关心,只是昨夜多吹了些风,倒是润生看起来有些严重,还是要早些医治。”

“赤幕涎!”棋羽怎么听不出他在骂他,平了的火气越发上涌“你也应该小心了些,前阵子运气好,碰上了我们贺兰家,下一次可就不知道还有谁能再救你一次。好像听说除了那个媚儿姑娘,赤幕兄在那种地方很受欢迎那。”

“哦,倒是让润生担忧了。”两人四目相对,滋生火花。汉文,流川无奈,只好一人拉住一个,尽力说好话,这活真不容易。不过他们也看出来这个家伙怕是这次来是针对小姐的,把两个祖宗送到大殿后,汉文连忙叫住一个小厮去给明月那边传信。

几个丫头自然不想让主子与赤幕涎这个花花公子联系到一起,一听说那人竟敢还在肖想主子那还得了,叽叽喳喳的声讨了起来。棋云抄完了三十遍家训手臂有些酸麻,放下笔准备歇一歇,这一停下又感觉到有些饿了,心中有些奇怪,欢月每天都会盯着她用膳,今天怎么不见了。

心下奇怪,棋云简单收拾了下,准备出去看看。走到门口却听到这样的对话。

“他是太自信,还是那天吓疯了,竟然敢独自一人来。”

“听说他真是来求亲的,夫人已经赶去大殿了。”

“这种人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这事让钺戟公子知道怎么办。”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可以让钺戟公子收拾收拾他。”

“哪里需要大材小用,关门,放寒月。”

“好你个风月,竟然讽刺我。”

“哈哈~”

少女们欢愉的笑声格外动听,可是门内去棋云却是糊涂的很,她名声太亮,身为贵女婚事更是要得到皇帝同意的,因此还没遇到贸然提亲的。听她们的意思好似有人来提亲,而且这个人还十分不得家里人待见哪。

好奇下棋云推开紧关的门,笑声戛然而止,主子听见了?

“你们刚刚说的是谁”棋云一声问出,几个丫头左看看又看看,最后推出最好欺负的舞月答话,舞月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道“是赤幕家的长孙,就是那个赤幕涎。听说还在大殿僵持着那,就连夫人也惊动了。”

“赤幕涎”棋云念了一遍名字,想起了这个人物来。顿时一笑,是他,她到也是不担心了,先不说他与贺兰家的过节,就是他花名在外的名声也讨不了好去。

“欢月,可准备了午膳。”

“啊,主子我马上去。”

欢月经这一提,才想起自己忘记的大事,连忙去准备。众人见主子不走心,心想主子一定有了打算,可以放心的处理处理自己的事了。

直到简单的吃了午食,贺兰棋昊火急火燎的来寻她,瞧见她正在清月,寒月,舞月,绮月的贴心服侍中细嚼慢咽,嗤笑一声“四姐还真是悠闲啊,却不知前边已经为你的事闹开天了”

“怎么说”贺兰棋云想不到那个赤幕涎竟然是那么难缠,竟然还没打发他。

棋昊也不客气,一边受下几个丫头的礼,一边坐下向棋云解释“二哥不能见客,三哥有太沉不住气,没办法父亲叫来了堂兄来应对,想来不久我也要招去了。”

棋云一笑,给这个人小鬼大的小子夹了块他最喜爱的鲈鱼,缓缓说道“你还是个孩子,唤你又有什么用,你呀还是安心的闭门读书吧,外边的杂事还劳烦不到你这个小鬼。”

一曲未央舞霓裳

一曲未央舞霓裳

作者:九尾Keith类型:悬疑灵异状态:连载中

贺兰棋云是个完美的地女人,却也不是个“好人”。贺兰棋云拥用所有女人无限向往的一切,美貌,权势,荣誉,疼爱,拥护……世人我以为未央仙子握瑾怀瑜,胸怀天下,却不知道她才是暗地里“放手,疯女人,放手,你要死吗”。……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