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洞察人心

时间:2021-02-24 09:54:20来源:捌零文学

棋云默默的的被扶着起,再默默的的跪蒲团,一言不发,也对扶着她的明月清月递来的间接暗示也视而不见。贺兰清一昧发脾气,贺兰夫人偏心眼女儿,贺兰棋羽瞎凑活,贺兰棋风一昧包庇护佑,贺兰清一味发火,贺兰夫人偏心女儿,贺兰棋羽瞎凑合,贺兰棋风一味袒护庇佑,贺兰棋云又沉默不语,原本置身事外的贺兰棋昊在被琼月拽了几下后开了口“父亲,还是先弄清是怎么回事吧,四姐向来稳重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会不得已为之的”那几个丫头让他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一曲未央舞霓裳》章节目录<<<

第23章 洞察人心小说

棋云默默的被搀扶起,再默默的跪蒲团,一言不发,也对搀扶她的明月清月递来的暗示也视而不见。

贺兰清一味发火,贺兰夫人偏心女儿,贺兰棋羽瞎凑合,贺兰棋风一味袒护庇佑,贺兰棋云又沉默不语,原本置身事外的贺兰棋昊在被琼月拽了几下后开了口“父亲,还是先弄清是怎么回事吧,四姐向来稳重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会不得已为之的”那几个丫头让他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贺兰清经过一段时间的发泄,有有贺兰夫人,贺兰棋羽的打岔早就没了以前的火气,现在有了台阶自然也就顺着下了。伸手一指稍显稳重的绮月“你说,怎么回事。”

被点名的绮月先是一愣,然后断断续续的讲明了所有事实经过,又有棋风八月等人证明,众人这也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都不免为棋云的心思细腻感叹。

“胜国公掌握经济命脉,全国上下十有八九的商贾都已经与他统一阵线,鱼家再不济却也是我贺兰家一脉少有的商家联盟,若轻易弃子多少有些可惜,鱼况是鱼家独子,处理了他,鱼家虽不至于敢与我们反目为敌但多少会对两家的合作有些影响。”

贺兰清听后亲自下椅搀扶棋云起身,叹息道“你为什么不说。”

“是云儿的错,没有理由辩解。”棋云回答“无论是什么原因,云儿都不应该在禁夜时分偷偷出去与外人相见”

“你这孩子,怎么就那么固执”贺兰夫人对女儿的个性很是头疼“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苛刻那,退一步海阔天空啊,孩子”

棋云顺从的将娇小的身体投入贺兰夫人的怀中,聆听着教诲并不作答。她应该这么硕,说何尝不想退一步,只是她不敢退,她怕,她唯恐退一步会脚底踩空,万劫不复。

“你们也起来吧”贺兰清下达释放令“但棋风你带着妹妹一起胡闹不得不处置”棋风站直后复又单膝而跪“棋风请罚,甘愿禁闭半月,抄写《贺兰古训》百篇”

“哥”棋云想要阻拦,却被贺兰夫人用力攥了下胳膊,只好作罢。贺兰夫人生怕这个傻孩子还会自找苦头,连忙向棋羽打眼色。

棋羽虽然生气却也不想棋云受苦于是打岔“爹,那这件事怎么办啊”

“的确”棋风一直也考虑着这个问题“云儿的心虽然是好的,可是鱼况挟持郡主按照朝廷明律可是大罪,本该满门抄斩,现下能不牵连本家已经是是法外开恩了,这不止是关乎贺兰家的体面。”

“《天宸国明律》中明文规定,藐视贵胄,重则满门抄斩轻则秋后。侵犯皇亲,累九族。这可是包含在十恶之中”最近正在苦读律法的贺兰棋昊准确无误的背出条例。

“云儿,这事你的确欠缺考虑”贺兰清听了儿子们的话后越发不能理解。

“云儿倒是不怎么认为”在众人的疑惑中,棋云走出贺兰夫人的庇佑,遣退了多余的下人,只留下一些亲信的下人随侍左右“父亲,不久后就是您五十大寿,倒是一个良机”

“怎么说”贺兰清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摩挲着茶杯上的条纹,准备聆听棋云的好主意,棋云的主意向来不会让他失望。不止是他,就连贺兰棋风等人也纷纷正襟危坐。

“父亲与胜国公每年寿辰皇上都会赏赐一封特赦令,我们倒是可以利用这条告喻”

“接着说”贺兰清越发感觉有意思。

棋云轻笑,浑身洋溢出自信的魅力“今年雨水极少,收成想来也不太乐观,倒不如早做打算。父亲到时可以以天灾募集善款为名,告布管辖区捐款最多者便可想你讨了今年的特赦令”

“哈哈,好一个一箭三雕,你们都学着点”立刻明白了棋云用意的贺兰清指着三个儿子抚掌大笑。

棋风也笑“原来云儿都想好了一切,倒是连累了我做这坏人”

“我想做还没这机会那”早没了怨气的棋羽端倪着棋云,倒是看得棋云娇羞的别过头环视一旁静观的八月,她说的如此明白也是为了让她们多长些见识。

棋羽还是疑惑“这法子既能解决了以后的旱灾,也能顺带解决了鱼况的事,可是这第三得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出来”

“全国都在闹饥荒,民以食为天,有饥荒必有战乱,到时全国上下都动荡不安唯有贺兰家的管辖范围安然无事,你说,民心会向何处”十四岁的棋昊都看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

“好了,这件事就交给云儿处理,你们都听云儿安排”贺兰清敲定结果“天也不早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是”收敛心神,整齐回应。

“父亲”贺兰棋云叫住了向外走的贺兰清。

“怎么了,云儿。”贺兰清停下脚步温声询问。其他人也驻足等待,以为棋云还有什么事没有商议。

“今日之事棋云是主犯,不得偏私,贺兰棋云自请入宗祠抄写《女德》《贺兰古训》百遍,以儆效尤。”

“胡闹”贺兰夫人恨不得捂住棋云的嘴,她就怕他爹会处罚她,一直悬着心,可她倒好,自己撞上门了。

“娘,若是不罚,棋云难以心安。”棋云坚持。试问贺兰一家人怕什么,就怕这个小公主有丝毫不顺心,无奈其他人也不能再劝说什么,贺兰清感喟不置“你想怎么样就这么样吧”言罢,拂袖而去。

“好了,你们都回去睡吧,云儿和风儿也跪了好久回去让人拿热毛巾敷敷”贺兰夫人见贺兰清已经走了,也不好多留,吩咐了几句便也离开了。

贺兰棋昊也犯困这哪,打了个哈欠道“前一阵子才因为镇魂引的事受完罚,得,我的觉还没补好那,今天有事一顿折腾,回去补觉了。”

说完,给哥哥姐姐们敷衍个礼也走了。

棋风也是瞧瞧棋羽的满脸对自己的不忿,又瞧瞧棋云的欲言又止,一笑置之“我也走了,你们好好聊聊”

临走前招出了包括八月在内的所有多余的人。

一曲未央舞霓裳

一曲未央舞霓裳

作者:九尾Keith类型:悬疑灵异状态:连载中

贺兰棋云是个完美的地女人,却也不是个“好人”。贺兰棋云拥用所有女人无限向往的一切,美貌,权势,荣誉,疼爱,拥护……世人我以为未央仙子握瑾怀瑜,胸怀天下,却不知道她才是暗地里“放手,疯女人,放手,你要死吗”。……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