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深夜水牢

时间:2021-02-24 09:54:17来源:捌零文学

而他们不明白的是,在她们”逃出生于天”后贺兰棋羽带着一对人马冲了出,棋羽缓和了往昔的嬉笑,严谨认真的蹲在刚棋云三人多待过的地方,借着手下的带给的灯光仔细观察着地下留下的地下的脚印是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其中还有一个女人不会功夫,他刚刚有看见一道钺戟,决定不会认错是他的二哥,而能让他二哥违背父亲又没有功夫的女人他自然也能猜出是谁,她们到底要干什么。。

>>>《一曲未央舞霓裳》章节目录<<<

第20章 深夜水牢小说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她们”逃出生天”后贺兰棋羽带着一对人马冲了出来,棋羽收敛了往日的嬉笑,严谨的蹲在刚刚棋云等人逗留过的地方,借着手下的带来的灯光观察着地下留下的脚印,一言不发。

地下的脚印是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其中还有一个女人不会功夫,他刚刚有看见一道钺戟,决定不会认错是他的二哥,而能让他二哥违背父亲又没有功夫的女人他自然也能猜出是谁,她们到底要干什么。

“三公子,刚刚巡逻过的第三队被召回来了”

“各个院子也没有异动”

“一切正常,没有丢失”

“杨大人已经带人去追踪了”只是片刻行动有素的守卫们便已经掌控了一切,第一世家的贺兰家守卫怎么会宽松。

“不用追踪,把人撤回来”棋羽起身,冷静下达一道道命令“听着一切动作,封锁消息,是少公爷在秘密行事”

“是”下人们受令散开,各归其职。

“等等,你留下”棋风抬眼间正好看见一个鬼鬼祟祟躲在人群中突然放松肩膀,神情担忧,棋羽顿时便认定了这个人一定知道什么。

“三公子”被叫住的人正是协助棋云她们出逃的巡逻官。

“跟我走”棋羽见周围还有人,便忍下火气带走他。

阴湿寒冷的苏城水牢向来关押的都是十恶不赦的犯人,酷刑残杀,空气中到处充靡着血腥恶心的味道,就连水池里的水都被鲜血染成了浅红色。不时还会听见犯人们低受不住折磨的吼叫声,狱卒打骂喝止声。这一片吵杂中两个凶神恶煞的狱卒踏在精钢打造的水牢上边骂骂咧咧,最后停在一间独间。

下边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子四肢都被铁链拴住,不得动弹奄奄一息。全身上下已经看不见一块好皮肤,有鞭伤,也有烫伤,勒伤,四周还放着张牙舞爪的各种刑具,光是看着便让人望而生畏,可见男子要忍受的是何等的痛苦。

“呦,鱼况,还活着那”两个狱卒绕过上边,下了水底,上前推推他,见他还有呼吸便解下了他身上的手撩脚铐硬是将他拖出大牢。

出了牢门口,看见贺兰棋风的随身的两个侍从襄阳,怀义连忙拖着鱼况上前见礼“两位小爷,人已经带来了,还望能帮我们在少公爷面前多多美言两句”

“把人交给我把”瞧了眼不远处隐藏在黑暗中的马车,襄阳冷漠的和怀义接过鱼况转身而去。

“主子”襄阳怀义拽着狼狈不堪的鱼况回到马车面前,帘帐掀开一角露出贺兰棋风嫌恶的表情“先带下去整理一下,别污了小姐的眼”言罢便从马车上一跃而出稳稳当当的落在马上,双腿一夹马肚,飞奔而去。

“走吧”两人将鱼况丢上马车,襄阳赶车跟着前边奔驰的骏马。

怀义在里边给鱼况进行简单的清理。马车的颠慌迫使鱼况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一醒来便看见一个强壮的男子在扒自己身上残留的碎布,动作粗鲁的恨不得让他就这么痛死。鱼况冷咳一声,沙哑的几乎听不出来的声音破桑而出“你,干什么,咳咳,可是我的死期到了”

“想解脱,没那么容易”听见他的话,怀义极为不屑,原本给他擦拭着伤口污血的双手连带着多用了几分力,痛的鱼况冷汗直冒“郡主是我们贺兰家呵护手心的瑰宝,竟然让你这个混蛋欺负了去,若不是郡主仁善你以为现在可以完好无缺的出现在这。”鱼况闭上眼,不想狡辩,也无力狡辩。

下车前鱼况已经被强迫的套上一套干净的濡衫,露出了清朗干净的俊俏小生模样。而且为了不惊吓到棋云,襄阳还不情愿的给他喂下了一颗贺兰家补气固元的灵药,因为棋云常年疾病,故而贺兰家特预备着一批神医灵药,以备万一,故而贺兰家的医药丝毫不逊于皇宫里的太医院。

车马在贺兰棋风私下买下的一间别院停下,将梳理好的鱼况送到贺兰棋风身边后襄阳怀义便自觉的退守到门外。院子里现下只有贺兰棋风和鱼况两个人,面对鱼况被逼上绝境的怒视。

高高在上的贺兰棋风满目鄙视“你还不配让我亲自动手,郡主要见你,应该可以自己走吧”说罢,也不理会鱼况是否回应拐进了回廊,被忽视的鱼况咬咬牙,一瘸一拐的尾随。

走到一间低调奢华的阁楼时,寒月迎了过来,轻视的目光上下打量鱼况后,微微给棋风见了礼“少公爷,主子已经为您温好了美酒,等着你品尝那,主子想单独见见他”

“可是”棋风虽然明白她的意思却还是免不了要担忧。寒月贴心的劝导“少公爷大可放心,先不说有我在,现在的他就是绮月也能应对。”

棋风顺势瞧了眼身后扶着栏杆喘气的鱼况,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临走时还威胁了鱼况“若让我知道你让郡主不痛快了,小心你的家人”今日这事就是因他们鱼家拦轿而起,贺兰棋风对鱼家积怨已深。

“走吧”面对一个伤害过她们誓死追崇的主子的人,寒月那里能装得出好脸色。也不管鱼况做没做好准备便一把把他推进阁楼,鱼况本就虚弱的身体哪里经受的住这般折磨,一个前扑便扑到在门口。

“寒月,快扶起鱼公子”温润轻柔的声调伴随而起,鱼况顺声前望,昏黄的烛光下最清楚的莫过于平视下那一双绣着未央花的金丝绸面绣花鞋,脚儿娇小,鞋儿秀美,真真是应了那句步步生莲。

再抬头冒犯,逆光的身影,一下子挡住他的视线,让他得好一阵子才能适应过来,所以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却很清晰地看到她周围的光晕,渐渐的也看见了那张倾国倾城的娇美容颜,飘若仙蒂的身线。

棋云见他在偷窥自己,也不愤恼,对着他绽放出完美无缺的笑靥,昏暗的灯光掩饰不住她如神邸般的光华,背后的光晕好似仙人脑后的光环,显得她越发圣洁,高不可攀。不得不承认贺兰棋云的美不止是外貌上的美丽,她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贵出尘与庄严典雅是任何一个美人都无法比拟的。不过向来温恭夙着的她怎么会半夜三更的见他。

棋云可没心思理会他此时的斗转千回,她对寒月不服从她的命令,甚至还赌气的背过身的态度十分不满,声音依旧那么轻柔好听,却又多了几分压迫感“寒月,没听见我的话吗”

一曲未央舞霓裳

一曲未央舞霓裳

作者:九尾Keith类型:悬疑灵异状态:连载中

贺兰棋云是个完美的地女人,却也不是个“好人”。贺兰棋云拥用所有女人无限向往的一切,美貌,权势,荣誉,疼爱,拥护……世人我以为未央仙子握瑾怀瑜,胸怀天下,却不知道她才是暗地里“放手,疯女人,放手,你要死吗”。……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