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5章 韶华已入东君手

时间:2021-02-24 09:54:12来源:捌零文学

直到一曲完美的落下帷幕,她才回过神来,急忙的跑到院落找寻那个能和她心意彼此相通的人,他实际上就在房顶暗处,眼瞅着着心上人穿着瘦弱的衣裙留连于清凉舒爽的夜风中,不不懂得惜香怜玉的夜风棋云本不是一个容易动情的人,最初的惊叹动情也因为夜风的寒意冷却了下来,知道那个人不会出现,难掩失落“既然如此,小女亦不强求。”。

>>>《一曲未央舞霓裳》章节目录<<<

第15章 韶华已入东君手小说

直至一曲完美落幕,她才回过神来,慌忙的跑到院落寻找那个能和她心意相通的人,他其实就在房顶暗处,眼看着心上人穿着单薄的衣裙流连于清凉的夜风中,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夜风还在侵袭着她,衣带飞扬,发丝飘飞,真的很美,置身于满园灯火飞花间仿佛是要随风而去的仙子,可是她眼底眉梢间的焦急却也真真的让他心口发痛,真的有和她相见的冲动,但又怕吓住她,便一直强忍着情绪按耐不动。

棋云本不是一个容易动情的人,最初的惊叹动情也因为夜风的寒意冷却了下来,知道那个人不会出现,难掩失落“既然如此,小女亦不强求。”

言罢便起步向内室而去,这等冲动的事本该是她不敢做出的。

这时天上突然飞来一片蓝纱,棋云探手接住,看布料应该是衣物上撕下的,低头扫视一番后棋云脸上升起了两片绯红的薄云,温柔的月光打在她脸上,美若月宫仙娥。恰好此时明月清月的呼喊声传来了,心中有愧的棋云连忙将看过的衣纱藏入袖内,心中如小兔一般乱撞。

让她怎么解释,她在月黑风高的夜晚相识了一个男子,还收到了一封男子断袍做信的情书?那封珍贵的信她至今还妥善保留着,深蓝的顶级细沙,鲜血为墨写着刚正有力的游龙楷体:“云呼我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

在这个难熬的夜想着心上人,棋云竟也熬了过来,睁开眼时已经是天亮了,清月舞月等人都已经等待了好久。见她醒来她们都换上了狡捷的笑容,看的她直发毛。

“主子,怪不得昨晚让我们住外室哦”寒月的嬉笑无形更是让还没彻底清醒的棋云摸不着头脑。

“主子,你别理她”清月瞪了寒月一眼,推开她扶起了棋云,其他几女也纷纷上前静静的帮她洗漱穿衣,最后又让绮月看了看伤口棋云才从几个丫头的断断续续中得到消息,原来,昨夜不是梦,真的是他来了。

自从三年前那个夜晚后他便经常来与她和鸣,无论她变换什么乐器,什么曲调他总能以一只萧跟随,渐渐的她竟然也开始期待起夜幕的到临。这样的变化这么会不引起身边的八月怀疑,几个丫头跟在她身边那么久了,怎么会不了解她,但都因心疼她没有说出来,对外只说是她们在和棋云玩乐。

这道神秘的面纱真正揭开是在两年前,那一天她旧疾发作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绮月等人突然打起了瞌睡,没一会便都睡着了。然后一个戴着银色银狐半脸面具的蓝衣男子出现在她面前,他身材高挑,腰下勾着一只莹绿的竹萧,看不清容貌,但她就是确定,他就是那夜与她躲在水底的身影,就是夜夜陪伴自己的男人。

棋云想问他是谁,岂知却虚弱的连开口的力量都没有了,她恨透了这个虚弱的身体。好在他看懂了她眼里的话语,他告诉她,他叫钺戟。棋云怎么可能没有听到过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那,可是她不喜欢这个名字,太孤单,太寂寞,竟然有一种让她触摸不到的心慌,总之她不喜欢。

见她唇线紧泯,眼底还有一抹失落,钺戟有些慌了,怕她因为自己的身份讨厌自己,怕她想起之前与她的过往,怕她再也不会和他和鸣。不善于表达的他只能选择离开,逃避她厌恶他的表情。棋云那般心细如尘,怎么可能没有发现他的躲避,可是现在的她却无力辩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越走越远。

然后接下类的几天,他便消失了。习惯了夜晚的温馨此时没有了他竟是那么的不习惯,棋云再一次感觉到了陌生的情绪,甚至于身边的人都发现一向温和恬静的小姐这几天竟然有些急躁,疼爱女儿的贺兰夫人也以为是女儿是因为关心少了,内疚的天天陪在她身边。父亲兄长更是关心的常来慰问,只是他一直还是没有现身。

最后还是棋云败了下来,她明明可以感觉到他就在身边,可是为什么就是不出现那?弹落最后一个声调,纤长的十指抚平了上古名器三皇瑶琴的余音,最后的尾音间杂着一声叹息散落在空气中“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好吗?”

良久,被特意腾空的院子还是只听得见冬日寒风扫动树叶的飒飒声。棋云略显失望,心中郁结竟也顺着一阵凉风咳了出来。棋云紧了紧外边的狐皮披风,刚想要唤人来搀扶她回屋便发现身后多了一双温暖宽厚的手掌帮她捶背顺气,轻柔的暖山握着丝发,滑顺的丝发带着那份暖意划过背脊留下阵阵酥麻,那熟悉的安全感,熟悉的温暖,她怎么会认错,粉嫩的唇线不由自主的弯起了一丝自然的弧度“我就知道你还在。”

“你,在等我?”低沉的男声中带着不可言喻的惊喜。

“是”棋云坦白承认“我,一直在等你回来,我要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的名字。”她感觉得到她说的不喜欢三个字的时候背后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这小小的变化竟让她心中升起了小欢乐,然后她顺从着自己的心,问他“我可以叫你东君吗?”

只属于她的东君。她相信他听的明白。

“午睡渐多浓似酒,韶华已入东君手。”身后的人突然转到她身前,银色银狐半脸面具下眼睛此时绽放满了光彩,性感的嘴唇却吐出让棋云羞赧的一句诗。棋云只感觉全身热气上升,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猛然推开了他霍然起身“你,胡说些什么啊,我才不是因为这个,我只是,只是觉得你的萧吹的很好,箫声里含着光明正气,你,不理你了”

情窦初开的棋云听到心上人的调侃伶俐的口才竟也出奇的不管用了起来,越辩解越心虚棋云干脆恼羞成怒的逃出了院子。让莫名被推倒,停滞原地的东君不明所以。心叹,自己的道路,任重道远。

“韶华已入东君手。”他突然感觉《蝶恋花》这样的诗实在不错。

一曲未央舞霓裳

一曲未央舞霓裳

作者:九尾Keith类型:悬疑灵异状态:连载中

贺兰棋云是个完美的地女人,却也不是个“好人”。贺兰棋云拥用所有女人无限向往的一切,美貌,权势,荣誉,疼爱,拥护……世人我以为未央仙子握瑾怀瑜,胸怀天下,却不知道她才是暗地里“放手,疯女人,放手,你要死吗”。……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