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0-11-22 10:03:58

乱世姻缘 连载中

乱世姻缘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作者:梧桐阅读分类:现代言情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乱世姻缘》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张宏喜,曹玉梁,金声,汤加庆,徐尧,完全解放,邢娘,向开生,千斤顶,革命,革委会,刘金声,赵怀仁,王吉,戴红,向进才,红英,陈敏,沈以仁,蔡君妹,山菊花,农场,连队,张秀,张静,张霞,徐尧说,邢…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乱世姻缘演员表  乱世姻缘八字的意思  乱世姻缘是什么意思  乱世姻缘 电视剧全集演员表  乱世姻缘多阻滞  乱世姻缘一碗饭  乱世姻缘劫  乱世姻缘乱世情  乱世姻缘 电视剧全集  乱世姻缘  

    张静张霞小说名字叫做《乱世姻缘》,这里提供张静张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乱世姻缘小说精选: 五,发生了好几件不寻常的事 热好汤,2人又准备吃晚饭时,门口又传来敲门声。 张静这次一听就欢乐地叫了起来:“娘和张霞来了!”徐尧赶快去开门,门口真的站着睁大了吃惊眼睛的邢秀珍和张霞。徐尧忙问:“邢娘,就你们俩?还没吃晚饭吧?” 邢娘和张霞走进病房,看着这病房里的一切,还没能回过神来,只是连连点头。徐尧马上站起来,拿了二只搪瓷饭盆和代价券就出了门,等到邢娘问清楚徐尧是去买饭时,她赶快叫张霞去喊徐尧回来,不要去买了,张霞追到电…

    第二章,求婚

    一,看了看大姐日见长大的肚子,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

    徐尧惦记着要去张宏喜师父家,因刘师兄关照他,趁休息天去将队里抓革命促生产大会的情况向师父汇报一下,顺便将姓潘的那个赤佬麻子的脱帽照带过来。陈敏走后他翻看了一篇德文,尚未成文就睡了,他发现,专业著作要比其它文章要好翻译。晚上他睡梦中又梦见了邢娘,两人还亲热起来……他一早醒来,发觉自己又遗精了,他七点敲过就起了身,在食堂吃过早饭,和食堂组长冯师父商量,想买拾块红烧大肉。

    当冯师父知道他是买了肉去看张宏喜师父时,连忙说:“好!好!你这小囡有良心!”他用大搪瓷盆装了拾贰块红烧大肉,用塑料马夹袋包好,又用塑料马夹袋装了二斤小排骨,一块咸肉,也有一斤多,还有五斤竹笋。他对徐尧说:“你给三元钱菜票吧,记得把大搪瓷盆还给我。代我和小组全体同志望望他,叫他安心养伤。那个赤佬捉起来后,队里肯定会太平不少!”

    徐尧抓紧时间将工作衣、内衣、鞋袜洗好,到队里值班室报告了一声,就上了路。徐尧在潭子湾街上买了五斤桔子、五斤香蕉、二瓶七宝大曲来到师父家,已是快十点了。除邢娘上班外全家人都在家,张秀在饭桌上做作业,张静和张霞在披屋里忙午饭,张师父坐在椅子上,伤脚搁在矮凳上,正在看报。

    张师父看到徐尧拎了不少东西进门,先是皱了皱眉头,再一看一脸诚心诚意的徐尧,也就舒展了眉头,对披屋喊了声:“张霞,出来一下。”

    徐尧将东西放在桌上,拿了一只桔子给张秀,张秀涨红了脸睁大了眼睛看着父亲,张宏喜说:“快叫大哥,吃吧。徐尧,下不为例,来看看就行了,别破废钞票!”

    张秀怯生生的叫了声:“大哥哥!谢谢!”拿了桔子到傍边去剥着吃了。

    张霞大大方方的对徐尧婉尔一笑:“徐大哥,来啦!”张宏喜指了指桌上的东西,张霞一一打开让父亲过目,看到一大搪瓷盆红烧大肉,张宏喜微笑着说:“徐尧知道我喜欢吃食堂老冯烧的红烧肉。”又对徐尧问道:“这些菜老冯收你多少菜票?”

    徐尧说:“冯师父要我代他和食堂里的师父问你好。他一共收我三元菜票。”

    张宏喜说:“老冯人不错,少收你一半钱。”

    张宏喜对张霞说:“红烧肉一切四放二斤青菜烧一烧,青菜先用点油煸一下。咸肉用热水洗净切块,小排骨先用热水洗一下,拿头号砂锅煮汤,肉烂了再放竹笋,水要大,最后调味。这只咸浊鲜可是老冯送的。”

    又拿出二元钱对张霞说:“去买三两精猪肉,留几根竹笋炒只菜;买一角钱豆腐干,一斤芹菜;买二根蒿笋一斤鸡蛋;再买一斤鳝鱼丝,四根茭白;再搞二只蔬菜:红烧罗卜,四季豆。中午不吃菜饭,煮白饭吃。我中午要和徐尧喝酒。”

    他拿了二只桔子给张霞说:“一人一只,其它东西收进去吧。”

    张宏喜又拿了一只桔子给徐尧,徐尧将皮剥去,分了一半给张宏喜。徐尧边吃桔子边将昨天队里大批判情况作了详细介绍,特别是戴红英冲出来揭发成功,让会场上整个形势起了根本的变化。张宏喜听着一点也不感到吃惊,静静地听着。

    徐尧接着说:“现在看来,又叫向进才的向开生,可能是个**。”从不吸烟的张宏喜,叫徐尧在放针线、剪刀、钮扣的小竹筐子里拿出半包大前门,抽出一技,也不招呼徐尧,自己就默默的点上火吸开了,也不坑声,也不再问徐尧什么话。

    徐尧转过身看了看正在做作业的张秀,读四年级的张秀,学习成绩优秀,字写得娟秀。她仰起明美的小脸,忽闪着清澈见底的大眼问徐尧:“徐大哥,我想问你个问题行吗?”

    “行!只要我懂的,都愿意讲给秀娃听。”徐尧被这张天真无邪而又非常漂亮的小脸蛋感动了。

    “览和看有什么不同?览和目,又有什么不同?目和看又有什么不同?”张秀认真地问道。

    徐尧在报纸上写了览、看、目3个字,说道:“首先这3个字与人的眼睛有关,与人的大脑思维有关。3个字不仅可做动字,也可做名学。览是看的意思,但只是指人看,只有高级思维的人看东西才可以用“览”,如一览无遗,就是看得很认真仔细,一点也没遗漏。作名字用如阅览室。“目”就是人的眼睛,也只能用在人身上,如目不识丁,这里“目”作名字用,一目了然,“目”作动词用,就是看的意思。了然这两个字在这里作清楚、明了、明白、了解用,这个成语不是用一只眼睛就看清楚的意思,而是一看就清楚的意思。而“看”字,凡是有眼睛的都可用。如狗看到了个根骨头,苍蝇看到了垃圾。不能用狗“览”到了根骨头,或用狗对骨头一目了然等等。要记住,览和目,只能用在人的身上,简单说就是在高级思维下的看。”

    “那未你说一说四个与1有关的成语和一句俗语,好吗?”张秀要求着。

    “好!我们一起想!”徐尧说:“刚才已经说了2个与1有关的成语是:1目了然、1览无遣。”两人一起说着。

    徐尧说:“描写一个人学习很认真,工作很仔细:1丝不苟。”两人一起说着。

    徐尧说:“描写桌椅擦得很干净:1尘不染”两人又一起说着。

    徐尧说:“有一句俗语就在嘴边,劝人要抓紧时间努力用功:1寸光阴1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两人又一起说着,并笑了起来。

    张秀的笑声是那样的天真烂漫、悦耳动听。

    徐尧摸着张秀的留着前刘海的齐耳短发的头,边笑边赞扬的说:“秀娃真聪明!”。

    此时张霞买了菜和母亲一起回来了,张静也从披屋里走出来,3人看到两人开怀欢笑,又是吃惊,又是紧张,呆站在那里。张霞忙问:“什么事这么开心!笑得格能响?”又用手指了指西墙。

    张秀忙收取笑容,二眼害怕的看了看那西墙上关着的门,又害怕的看了看一脸威严,且双眼里透着点欢快的父亲,赶快埋头写字。

    张宏喜对她们说:“秀娃问大哥哥功课,没事!”

    又对徐尧说:“我们家有几年没听到笑声了。”徐尧理解的点点头。

    徐尧1看到邢娘,心头就乱跳不已,红着脸忙站起来招呼邢娘:“邢娘,你回来了!”

    邢秀珍被徐尧这么一客气,反而脸一红。忙说:“别客气,坐!坐!”

    对张秀说:“只管问功课,也不给大哥哥倒杯开水!”张秀红着脸望着她母亲。

    此时张静将一杯茶递给徐尧:“徐大哥!请用茶。”徐尧接过茶杯,第一次和张静四目相对,二人都仔细的看了看对方,徐尧被张静青春艳丽的脸庞吸引了,双方一下子红透了面孔,很不自然的避开了对方的双眼。

    这一眨眼的情景被张秀看在眼里,心里想:“这用一目了然合适?还是用一览无遗好?不!不对!要用一见钟情才贴切。”

    但她看了看大姐日见长大的肚子,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

    邢娘回来后,三个女人忙午饭,很快就忙好了,炒了几只菜:一只竹笋丝炒肉丝、一只大蒜炒肉丝、一只鳝丝炒茭白丝、一只萵笋丝炒蛋,一只芹菜炒豆干丝、一只红烧红白罗卜、一只炒四季豆,都是满满的一大兰边菜碗。

    张宏喜叫张霞拿了三只茶杯,对徐尧说:“烧菜绝对是门绝技,要把家常菜做得上品味,更是不简单,等我脚好了烧几只家常菜给你尝尝,你就知道什么叫炒蔬菜。”

    他叫徐尧拿过一瓶七宝大曲,用牙咬掉瓶盖,在三只茶杯里将酒分得一样多,还仔细的看了看说:“好!一样多!秀珍过来陪徐尧喝二口。”

    接着在四只小碗里,分别将几只炒菜分出了一部份。只见张静拿出一只小台,放在边上,将四小碗菜拿过去放在小台上,张秀拿了三只小凳坐在小台边上,喜滋滋的对张静说:“大姐!比过年的菜还好!”张静白了她一眼,张秀小脸1红1缩头颈。

    邢娘又端出二碗青菜烧红烧肉,放了1碗在小台上,坐下来微笑着说:“我菜炒不好,老张年青时学过,他有手艺,下次请他炒。哟!每人3刄3!”

    张宏喜看张霞双手拌了1大饭盆的咸浊鲜出来,说:“张霞,你们先吃。”

    他看着张静拿出了饭,3个孩子开始吃饭了,他才举了举酒杯说:“来!徐尧,随便吃!”他喝了一口酒说:“酒不错,凭票买的?”

    徐尧也跟着喝了一口说:“是集体户分的,糖、油什么的他们要拿回家,不分给我些东西又不好,只好给我酒了。”

    邢娘抚媚地喝了一口说:“到底不一样,香!醇!土烧只是烧喉咙。”

    三人边吃边谈着,张宏喜对徐尧说:“张静妈能喝酒,是我培养的,一个冬天,三点多起身,穿多了干活不利索,穿少了冻得慌,我要她每天早晨喝二两枣子、构杞子、杜仲几种中药浸的土烧。我俩一冬四个月起码喝三十斤土烧,加上中药也要花到三十多元,但从来不生病,伤风感冒也很少得。人穷就有人穷的法子,适当喝酒绝对对身体好。以前队里的老队长,二两酒下肚,可以不吃饭,血压也明显降下来。”

    邢娘一喝酒,脸色更显红嫩粉白,更是好看,徐尧想想自己梦中竟见到她,是何原故?不禁脸也一红。

    二,秀珍,将单位的事和徐尧说一说,帮你参谋参谋

    张宏喜对邢娘说:“秀珍,将单位的事和徐尧说一说,请他帮你参谋参谋。”

    原来,昨天邢秀珍接到通知,早晨上班后叫她和原来菜场的大班长老马一起到区公司去开一个调研会。一到区公司,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不少人,区公司革委会副主任王丽仙一看见邢秀珍进门,就招呼她走到领导席上,对一位身穿军服的威严的50来岁的人说:“王主任,这就是你要见的潭子湾小菜场副大班长邢秀珍,她是我公司的市劳模!秀珍,过来,这位是市副食品公司革委会主任王一诺同志。”

    邢秀珍激动得用2只手紧握着王主任肥大的手。王主任说:“你放心,事情很快就要解决。你反映的问题,市麻副主任很重视,由于批斗走资派扩大化,造成最基层的生产混乱,严重影响了市场供应,今天就要宣读市革委会的文件。”

    邢秀珍连连说:“谢谢领导!谢谢领导!”

    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如何进一步贯彻市革委指示,保证供应,为全市抓革命促生产做好后勤保障工作。会上读了这份红头文件,大家进行了充分的发言,无非是市公司要做好全年产、供、销的规划和落实,区公司要抓好季节性的产、供、销的规划和落实,菜场要抓好每月每周的产、供、销的规划和落实,各专业大班要做好每天的产、供、销的规划和落实。关键是市、区二级公司要抓好基地建设,货源充足了,就一切好办。

    菜场要与企事业、学校、工矿的后勤紧密合作。会上强调了杜绝歪风邪气,坚决打击在供应过程中,趁机向企事业、学校、工矿企业要这、要那,要招工,要调动等非法行为,发现1个打击1个,严重的要抓起来实行专攻。

    王主任最后又读了市里发的1份红头文件,也是专门针对市副食品公司的,题目是关于纠正当权派扩大化的通知。意思是只有副科级以上的人,才属于当权派范围,才有可能出现走资派。因此只有科级单位的支部1级以上,才是运动的重点。

    不属这个范围的,但在运动中,凡由群众自发夺权的,应及时纠正,已成立的革委会解散。自行夺权上台的人,集中到区公司学习,视表现优劣和能力大小,另行安排工作。原来分场的大班组长,确实不适应运动的需要者,由菜场革委会提名上报,报请区副食品公司革委会批准调换人员。

    这个文件一读完,会场里响起一阵经久不息的掌声。不少人流下了眼泪。

    会后,区公司革委会正副主任陆兴才和王丽仙,将邢秀珍单独留下,征求她的意见,准备增补她进盘沙湾菜场革委会,任副主任,负责管理菜场的采购,还要负责菜场对应的682家政府机关、企事业、工矿企业、学校、商店的伙食团供应。

    邢秀珍当时就惊呆了,不知如何回答好。她听完陆主任的话后说:“这项工作我能不能做,事实上王副主任最清楚,让我回家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再说。”

    陆兴才主任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邢秀珍同志,下周一上班后,你给我们回音。”还强调了一句:“基本上不会有变化。”

    邢娘对张宏喜和徐尧说完事情经过后,看看丈夫又看看徐尧,眼中流露出期盼的闪光。张宏喜喝了1口酒,又吃了2口菜,习惯性的用左手手指敲打着桌子,想了一下说:“文化程度、业务能力、工作魄力、工作方法、上下内外关系处理,都不成问题,问题的中心是,你不是党员,而且有海外关系。共产党的政策又多变,搞不好又要吃苦头。”

    邢娘听了,默默的低下了头。“但是!”张宏喜话峰一转说:“为了这个家,为了这几个孩子的将来,我赞成你去干!我算看透了,今后在这个社会里,要想不被人欺,要想过得好一点,舒服一点,唯一的出路,就是当干部,掌握一部份权力,还要争取入党,这是绝对的!这叫‘穷则思富’。事实上那些造反派,何尝不也是穷人?但他们本身素质有问题,动错了念头,走错了路,抢一只公章,一只办公桌,就能把共产党干部赶下台?他就好上台掌权?他就想有权了,好为自己捞好处了?毛主席、党中央会让他们得逞吗?老百姓会让他们得逞吗?他能不垮台吗?所以你要干,就要干出个样子出来,让他们看看,咱棚户区也能飞出个金凤凰来!”

    张爸说完,用手掌拍了1下桌子,又喝了1大口酒,连吃了几口菜。小台上吃饭的3个女儿,竟为父亲的讲话,轻轻的鼓起了掌,徐尧也跟着轻轻的鼓起了掌。邢娘竟像大姑娘一样怕羞似的涨红了脸。

    张霞站起来飞快的走也来,搂着父亲头脛,亲了亲父亲的额头,轻声地说:“爸讲话就是有水平,好好较比那批土八路强10倍,20倍!”张秀干脆就滚进了母亲的怀里欢快地说:“妈要当大干部了!妈要当大干部了。”

    “好了!好了!吃饭!吃饭!喝酒!喝酒!”张宏喜也显得很高兴。

    吃过午饭,喝了2杯茶,张宏喜对徐尧说:“我要睡一会,你在藤椅上也躺一会,吃了晚饭回去。”徐尧和邢娘一起扶着张宏喜到披屋里头的床上睡了。张宏喜躺下前,对邢娘轻声说:“把那个赤佬的照片带给玉梁,叫他兄弟玉石好好查一查,他究竟是什么货色?”邢秀珍从内衣口袋里,将用白纸张包着的照片拿出来交给徐尧,徐尧将带有邢娘体温的照片放进了内衣口袋。

    邢娘说:“照片是我徒弟王小玉爱人李成昆,在人员登记表上揭下来的,不能弄丢了,还要贴回去的。”

    徐尧说:“不要紧,我去翻拍一下。”服侍张宏喜睡下后,2人来到外屋。此时张霞和张秀陪张静到街道医院去打针。两人在饭桌边坐下。邢娘给徐尧和自己茶杯里加了开水。

    徐尧说:“邢娘,你能不能告诉我,公司要你做的工作内容和责任?因为我根本不了解菜场的运作。”

    邢秀珍习惯性2手肘撑在桌上,十指对撑,二食指碰着上嘴唇,眼睛平视无穷远,她思考了一下回答说:“市区菜场全由副食品公司管,除自行制作咸菜、酱瓜、豆制品、烤夫、面筋、粉丝外,主要是买进卖出。按政策,一般情况进价比出价高,这一块差额,由政府政策性贴补菜场。向蔬菜公司买蔬菜,向渔业公司、人民公社渔场买水产,向肉联公司买肉,向禽蛋公司买家禽和蛋,然后向社会伙食团、居民供应。由于3年自然灾害后,除蔬菜基本上不凭票定量供应外,其它鱼、肉副食品全凭票定量供应。社会伙食团1般1周供应1次鱼、肉、禽、蛋,每天供应蔬菜和副食品。”

    “我的工作是管理盘沙湾菜场采购供应组和盘沙湾的蔬菜、水产、内类、禽蛋、副食5大组长和潭子湾、言子巷、北角庙3个分菜场的大组长。整个菜场供应682家部属和市属单位的伙食团,其中由潭子湾供应182家,言子巷供应168家,北角庙供应175家,盘沙湾供应157家。”

    “蔬菜采购供应小组人最多,有9个人,有正副3组长,负责到郊区蔬菜公司的4个交易市场收购菜,他们每天下午2点钟前与4个交易市场定好蔬菜,第二天早晨3点半前领12部五顿大卡车,带一帮装卸工到4个交易市场收购菜,有时还要叫小拖拉机装菜送进来。一般5点半前到菜场。一到菜场,大组长验货收货,约一大半菜由各伙食团按昨天订的品种数量发放签单,一般要发到九点半;一小半由菜场营业员分着上摊位,供应居民,营业员分早、中二班。伙食团还可在摊位上补充菜。”

    “水产采购供应小组3个人,每周从渔业公司拉3到4次冻货进冰库,进了冰库,采购组任务完了。每天4点钟前,分场和总场的大组长派人踏黄鱼车到冰库拉配给水产供应居民,682家伙食团,安排每周二、四、六,3天分上下午来冰库领配给水产。郊区有10个公杜渔塘养鱼,给我菜场供应鲜活货,轮流着每天早晨4点半前,送鲜活货进盘沙湾,水产采购供应组验收后,再分给4个大组。一般早上5点半到6点,鲜活鱼可上市面。肉类、禽蛋也大致和鱼类供应一样。活鸡、活鸭也是郊区公杜养殖场送到。3个采购小组各有3人负责。”

    “副食品只有1人负责,货是由市、公司里的生产厂家派车送来,直接送菜场,由大组长收货签认,采购员汇总收贷单验收,伙食团每天可拿到各种副食品,5点半都上摊供应,居民也可凭票吃到。采购组还有4个统计开票员,一共是23人。冰库、运输、还有货框管理,都由革委会委员老耿管,同时也由我分管。”邢秀珍说完,对徐尧抚媚一笑:“大致这样。”

    徐尧说:“邢娘,虽然我们初次交谈,但像老朋友一样,推心置腹,因为正如张爸所说:我们是自家人。我刚工作,社会阅历没有,工作经验也没有,我只能从理性上说说自己的认识,即假如我去做这份工作,我该怎么入手?”

    “中国的企业和国外先进国家的企业不同,根本一点是,整个国家就像一个大工厂,任何企业都在这个大工厂里,按照一个指令在干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因此即使运动搞了4年,各级党委瘫唤了几年,军管了几年,各行各业不还都照样正常运作?所以谁干什么都不是自己所能决定的,机遇到了,碰上了就干上去了。运动中,自封的领导都照常将企业运作,何况你是军管会,革委会委派的,理应大胆去干。”

    “中国企业是全民的企业,理论上讲大家都是主人,因此在中国全民企业里干工作,与在国外先进国家的企业里干工作不一样,它不是由各种制度保证企业运作,而是靠人际关系。因此我认为必须要有自己贴心的人帮衬才行,讲得好听的志同道合,讲得不好听就是结党织网。因此我建议你先从搞好与菜场革委会内几个人的关系入手,同时一定要将几个大组长掌握好,再将采购组建设好。”

    “若这批人中,有对你不利的人在内,你要求调换个别人后才接手,杀鸡给猴看。不听话的,敢于提意见的要研究原因;唯唯诺诺,讲话吹捧你的,拍你马屁的人,你要警惕他、疏远他;两面派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要找适当机会调开他。”

    “我感到你的工作重点,应在货源这一头,你要直接与供货的单位里做主的人搞熟、搞好关系,要在保证货的质量的前提下,力争多搞到货,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满足伙食团和居民的要求。以上是我不成熟的随便说说的意见,仅供你参考。”

    像这种比较有条理的,带有一定理论性的交谈,对只上过业余夜校的邢秀珍来说,还是第一次听到,在家里,她习惯了丈夫张宏喜的简洁权威性的命令式讲话,在单位里不是女人之间的操持家务的心得交流,就是说不清道不完的婆媳之间、姑嫂之间的那些陈芝麻烂西瓜之说,再不就是没完没了的男女之间的狗屁倒糟的咸湿新闻。听了徐尧的一番话,坚定了她接下这项工作的决心。

    因而邢娘真诚的对徐尧说:“你说得真好,谢谢你。”接着2人慢慢的谈起了家常。邢娘很认真的听了徐尧告诉她的家庭出身情况。邢娘问:“这么说你有个大姑妈在市里,你们平常有没有来往?”

    徐尧说:“听我妈告诉我,本来我祖父母结婚时,分有田地和店面,是个很有钱的人家,但2人都吃雅片,到抗战结束,已成贫农。我对大姑妈的情况了解甚少,我大姑妈9岁就当童工。后来像嫁过几个男人,当年我大姑妈来市里帮佣,解放那年又嫁了一个比她大20岁的姓洪的中学教师,那位老先生坚决要回大姑妈与前头两个丈夫生的2个表妹,而这两个表妹一生下来,就是由我妈带大的,就为此,我妈也就只生了我1个,结果发生了争吵,我妈还拿了菜刀要拼命,因此关系搞得很僵,二家断了来往。我1考取大学,父母一再关照我,不许我去洪家。我听我小姑妈说,我大姑妈与那位老先生,又生了4个孩子,还有一个儿子,家境是比较紧的。”

    “你小姑妈做什么职业?”邢娘饶有兴趣地问道,并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电池挂钟。徐尧问:“邢娘你下午还要上班?”邢娘说:“明天老马接手,我又去区公司报到,下午约好大家碰一碰。不碍事,还有40分钟。”

    徐尧接着说:“我父亲中学没毕业,15岁就学了泥瓦匠。和大姑妈2人,一直支持小姑妈读完了中学,小姑妈成绩独一好,1945年日本人投降后,考上了苏州陆硕中等师范,1948年毕业后,在苏城一所公立小学校教书,1957年调到中学教初中语文,运动前身体不好,管图书馆。解放初,1950年,经人介绍与苏城1个局长结了婚,结果局长乡下老婆带了一对儿女找上门来,局长母亲和他老婆,将我小姑妈打得一塌糊涂,我爸又将局长打得掉了二只牙齿,断了二根肋骨,结果那个局长犯重婚罪,判了2年,我爸被关了3个月,差点被单位开除。小姑妈离婚后,就没有再结婚,经济上她一直支助大姑妈家。小姑妈1个人1直在苏城生活,放假了我就去看她,运动以来,我失去了人生自由,后来,我就绝少去看她。”

    “邢娘,你们家有什么海外关系?怎么会影响你入党?”徐尧问道。邢娘一听,就站了起来说:“此事说来话长,今天来不及细说,下次告诉你。”她拿了一些报纸给徐尧说:“我最多一个半小时就回来,我还有功课要问你,你先看会报,张静她们也快回来了。”她拢了拢头发,对徐尧甜密的笑了一下,就轻快的出了门。

    徐尧一看墙上的挂钟,离刚才邢娘说的时间至少还有二十五分钟。他想:“可能有难言之隐吧?”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