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人文历史

更新时间:2021-04-02 17:47:59

刺客行传 完结

刺客行传

编辑:春风酿酒作者:深空巨灵分类:人文历史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世界各地都不存在十分相似的大洪水传说,人类在大洪水中基本上族灭,仅有少量的人获拯救他们,成了了全人类新的的始祖。却真相并也没传说如果悦耳动听,真实的的故事毫无人性而血腥。在那场大灾难中,人类到底是自我救赎了,但是彻底堕落得更深了?男主洪帆与挚友丹尼尔从“死海古卷”的基督徒的骑士和扈从步兵高举着从耶路撒冷取来的的真十字架,忍受着盛夏的烈日与口中的焦渴,急趋在石砾遍地、崎岖难行的小道之上。。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刺客行条苏杰之鹰  刺客行条起源  李白古诗刺客行  刺客行条3  刺客行 电影  刺客行条2  刺客行 小说  芥子刺客行  

      这条死亡之路,实在是迫不得已的选择。的黎波里伯爵雷蒙德的妻子埃施瓦夫人从7月1日开始,已经被越过约旦河如潮水般涌来的穆-斯-林联军围困在太巴列城堡中三天之久了。几天前伯爵夫人的使者衣衫破烂地赶到耶路撒冷向吕西尼昂的居伊求援时,神色慌乱地诉说了敌军声势之浩大、城堡局势之危急。没有更多的准备时间,耶路撒冷王国、安条克公国和圣殿骑士团仓促地组建了一支两万人的联军,循着古老的水源线,强行横穿黎凡特死亡的沙漠。

      “我们该走了,殿下。”参谋忽然一个口哨,两匹阿拉伯马从东方踏燕而来。萨拉丁示意士兵不要拦那两匹马,但还是死死地看着那个年轻人。

      原来基督徒和伊-斯-兰-教虽然相互征伐不断,但都信奉同一个神,只不过基督徒认为耶稣是上帝之子,而伊-斯-兰-教只承认耶稣是伟大的先知,而且要次穆罕穆德一等。因而对于萨拉丁而言,那座真十字架也是不可多得的至宝。相传其木质的表皮下,其实是黄金镶缀宝石的十字架状的钥匙:如果怀抱其而死,灵魂就能直入天堂。

      随着战场清扫工作的结束,萨拉丁带着参谋和侍卫来到了战场的中心。地面上深深浅浅的血洼暗示着刚刚结束的血腥屠杀,仆人不得不拿来一张张波斯地毯铺在上面,一行人才得以接近那件庞然大物——真十字架。萨拉丁肃穆地站在它的下面,仰头凝望,久久不语。

      萨拉丁在山后,额头慢慢渗出了汗。他在心头盘算着如何用手中的山地步兵挡住那1500骑士,并且尽可能的减少伤亡。

      ”稍等一下,让我欣赏一下,趁它还没有死。”萨拉丁回答道,“可惜这么美的东西,必须要摧毁后才能拿走。”

      另一方面,库尔德人、突厥人和阿拉伯人的联军,在阿尤布苏丹萨拉丁大帝的领导下,早已以逸待劳在十字军必经的最后一口水井两翼的斜坡后。从这座斜坡向东南方向看去,太巴列城已经隐约可见。穆-斯-林掘开水井,把本就少得可怜的井水放光,然后在上风口处堆放起成垛的湿柴。一万五千名穆-斯-林轻骑兵身着皮甲,手持大马士革钢弯刀,悄无声息地隐蔽在水井往南不远处的太巴列湖边。来自波斯的弓箭手身背满满的两筒弓箭,比平时多了一倍,虽然机动性降低,但持续杀伤的能力大大提高,这是典型的伏击战的准备。萨拉丁决心要在这死亡之谷全歼基督徒军队,为自己收复圣城耶路撒冷铺平道路。

      那名参谋微微一笑,颔首说道:“近日我从极东之地得二奇人,又从极西之地得一穿杨神器。待我命一奇人从此处射杀那几名贵族,其余重骑兵必然军心大乱,殿下自可命弓箭手轻取之。斩杀殆尽,再由另一奇人去取那真十字架,则大功告成。”

      “殿下,需不需要现在就叫那人过来取?”参谋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萨拉丁身后。

      “诺亚之子,瓦西里斯大宗座。”参谋微微一笑,用希腊语答道。

      “能否知道这位年轻人尊姓大名?”萨拉丁看着两人翻身上马,最后问道。

      萨拉丁心中盘算,现在若是率军包围敌军,如果基督徒狗急跳墙,烧毁圣物,那就悔之晚矣了。况且,此次作战,自己手中也只有3万人,从绝对精锐来说,并没有可以敌过1500重骑兵的王牌。假如此战死伤过大,就再无力量进攻耶路撒冷了。一时间,一代雄主萨拉丁竟一筹莫展。

      “胡说,真十字架乃极圣之物,怎可由一个不明不白之人去取?”旁边一名经学博士怒斥道。

      幽幽的,从帷幕后面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萨拉丁惊魂未定,声音颤抖地问道:

      “你有何计?”萨拉丁心想此人平时行踪诡谲,但关键时刻多有奇谋,将信将疑。

      瞄准镜的镜片在沙漠的日光下闪着寒冰彻骨的死光——如果在现代战场,暴露自己的狙击镜是一件速死的行为,但在这中世纪的巴勒斯坦,没有任何武器可以对一千米外精心隐蔽的狙击手产生任何威胁。

      基督徒的骑士和扈从步兵高举着从耶路撒冷取来的的真十字架,忍受着盛夏的烈日与口中的焦渴,急趋在石砾遍地、崎岖难行的小道之上。

      “真十字架?”萨拉丁一听,不觉心中一颤,“就是传说中先知耶稣受刑而死的那个十字架?”

      邀功的几人摇头说不知,在南部的战线没有见到那几人。这时前线的斥候也回报,波斯弓箭手已经尾随北逃的重装骑士而去,确定居伊、雷纳德和雷福德三人也在其中,雷蒙德和巴里安则不知逃往何处。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尾随北&往何处

      邀功的几人摇头说不知,在南部的战线没有见到那几人。这时前线的斥候也回报,波斯弓箭手已经尾随北逃的重装骑士而去,确定居伊、雷纳德和雷福德三人也在其中,雷蒙德和巴里安则不知逃往何处。

    2021-04-20 01:25:1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中一颤&的那个

      “真十字架?”萨拉丁一听,不觉心中一颤,“就是传说中先知耶稣受刑而死的那个十字架?”

    2021-04-21 10:37:16详情点赞(0)回复(0)
  • 。湿柴&们咳嗽

      等到十字军全数进入包围圈后,萨拉丁下令趁风点燃湿柴。湿柴不易起火,但易发烟。成片的黑烟像死神的长袍,将嘴唇干裂、汗下如雨的基督徒士兵死死地包围其中,使他们咳嗽、流泪,生不如死。

    2021-04-20 04:15:08详情点赞(0)回复(0)
  • 月,巴&,两支

      1187年的7月,巴勒斯坦北部的哈丁角,两支怀抱着坚定圣战信心的军队在沙漠中悄然相遇。

    2021-04-19 09:50:1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的项&真十字

      不过,除了那几人的项上人头之外,还有一件更加宝贵的战利品——基督徒的圣物“真十字架”。

    2021-04-20 05:15:57详情点赞(0)回复(0)
  • 督徒的&急趋在

      基督徒的骑士和扈从步兵高举着从耶路撒冷取来的的真十字架,忍受着盛夏的烈日与口中的焦渴,急趋在石砾遍地、崎岖难行的小道之上。

    2021-04-21 09:32:14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