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捌零文学!

首页 > 目录 > 《替嫁婚妻:陆少宠妻无度》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药酒

第2章 药酒

橘白 2021-07-22
夕阳西下,一阵闷雷之后,外面瓢泼大雨,ktv里却灯红酒绿,歌舞升平。潘芷有些不养成的扯了扯裙子,却怎么也遮忍不住大腿。但是潘宇后续跟进的治疗不能够停,她得赚快钱。她握潘芷有些不习惯的扯了扯裙子,却怎么也遮不住大腿。。...

夕阳西下,一阵闷雷过后,外面瓢泼大雨,ktv里却是灯红酒绿,歌舞升平。

潘芷有些不习惯的扯了扯裙子,却怎么也遮不住大腿。

可是潘宇后续的治疗不能停,她得赚快钱。

她握紧手里的酒,这边卖出一瓶酒比她坐诊一周赚的都多,工作时间又是在晚上,不影响她白天上班……

“嗡嗡嗡……”

感觉到胸前一阵的震动,潘芷微微皱眉,躲到一旁的墙角,清了清嗓子。

“喂?妈,你在医院陪小宇,我今天值夜班……”

她不想让潘妈妈知道,毕竟这份工作……

由于穿的是超短裙,根本没有兜儿,无奈她只能把手机塞在上衣那个小口袋里,倒是无意凸显了她曲线美的身材。

安抚好潘妈妈之后,深吸了几口气,潘芷终于开始挨个串包房卖酒。

包房里一群男男女女拥挤不堪,她低着头,只想赶紧卖完这瓶酒,拿钱走人!

“哎?”

“啊,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不好意思!”

潘芷一抬头便看到一张黑冷黑冷的脸。

男人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那表情仿佛不是自己溅了他身上酒,而是泼他手上硫酸了一样。

等等,这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啊,他不就是昨天来医院看病的“不举男”吗?

刚刚她还听到旁边的人议论说他要结婚了……

“不举男”结婚?

那新娘子可太惨了,这不是守活寡嘛?

陆修远紧抿着嘴,看不出表情,可明显的他攥紧了拳头!

怎么是她?

自己的主治医生竟然变成了陪酒妹。

呵。

似是想到什么,陆修远的眼神不禁凌厉了几分,看向潘芷的目光更冷漠了几分。

潘芷被陆修远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怵,道歉之后准备离开。

“哎?得罪了我们陆总,想走?过来,你不是卖酒的吗?”

一旁一个挺着啤酒肚的男人色眯眯的打量着潘芷,说话有些大舌头,想来喝了不少。

干一行爱一行,潘芷坚信自己的身材也不差,穿得了白大褂也驾驭得住超短裙和低胸装。

“呦,原来是陆总啊,买酒嘛……”

潘芷微微定神,她手上点着了烟,径直递到了陆修远的手上,思思环绕,别有一番风情。

女人,果然是别有用心!

陆修远不抽烟,可这次,他却接过了烟头,只是没有放进嘴里,而是直接按灭在了烟灰缸里。

“酒我买了。”

陆修远掏出一叠钱,潘芷低着头,学着刚刚在其他包房里见的那样,直接接过钱把钱塞进了前胸的缝隙里,若有若现,妩媚动人。

“陆总,这可是药酒,您得多喝点儿。”

潘芷握紧了手上的酒瓶子,当着陆修远的面倒了满满一杯,起身离开。

一出门,潘芷便卸下了强装的笑脸,捂着嘴,跑进了卫生间。

恶心。

这一晚她不知喝了多少种酒,混在一起烧的她胃痛。

也不知道酒里面有什么,她总觉得心里发热,脸发烫,口干舌燥的不舒服。

作为医生,她本能的觉得不对劲儿,可药劲儿却已经压制不住了,一浪高过一浪!

“该死!”

她早知道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要多注意,可千算万算,还是中招了!

怎么办?

她现在需要一缸冰水,冷静一下!

推开门,迎面撞上一个男人,一瞬间,潘芷便浑身颤抖!

不行。

这时候对她来说,最危险的便是男人!

她想要推开,可本能的却缠上了他的脖子。

“怎么,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

头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潘芷猛的睁大了眼睛,迷茫的双眼仿佛抓到希望一般。

不举男?

太好了,他是安全的,毕竟他不能……

“呃……好热……”

心里想着求助,可说出口的话却成了呢喃细语。

“潘医生,你就这么饥不择食吗?”

陆修远原本只想简单的推开她,可却不知为何,想要讥讽几句,仿佛想要女人在他面前丑态百出,他才满意。

“嗯…求你,帮帮我……”

她呓语般的嘟囔着,整个人仿佛一只无尾熊一样攀上了陆修远的腰。

嘭!一瞬间,一股不一样的感觉涌上心头,陆修远浑身一紧,想要推开的手也改变了方向。

“潘医生,别告诉我这是你的治疗方式!”

陆修远脸色有些难看,几乎是咬牙切齿挤出一句话。

他低着头看着自己身下神志不清的小女人,抬手撕开了她的衣领。

潘芷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放进了火炉里烤,迷糊中,她仿佛抱着一块冰,凉飕飕的好舒服,她只想抱得更紧,好散去自己内心的热气。

……

一缕阳光入窗,满地狼藉的扔着零零落落的衣服。

床边。

两双鞋子七零八落,可见昨夜战况激烈。

“呃……”

潘芷浑身酸痛,感觉骨头都被拆散了一般。连发出的声音都透着沙哑。

用力睁开眼睛,一旁,一个男人紧闭着眼睛,一张略显冷峻的脸好看的出奇,似乎还在熟睡。

一瞬间,昨夜的记忆尽数回到了脑海里,一丝丝一点点……惊得潘芷连大叫都忘了出声。

她……

脑海中的画面刺激着她的小心脏。

她记得自己附在男人身上,舞动腰肢,抱着他不肯松手,情急之下,连老公都叫了,就这样疯狂了一整夜!

这……

脸一阵红,又一阵的泛白。

她竟然……妈的,到底是她记忆有问题还是她医术有问题?说好的不举呢?

她掀起被子想要下床,谁知脚还没落地,双腿便软的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小腿磕到了一旁的地板,瞬间青红了一片,比起这块青红,她身上遍布的吻痕和咬痕,更是触目惊心。

潘芷咬了咬嘴唇,几乎蹑手蹑脚的收起了地上的衣服,来不及洗澡,只是简单的梳洗了一下。

临走前,她的目光定在了桌上那叠皱皱巴巴的钞票上,犹豫了半分钟,她伸出小手,打量着厚度,拿走了一半。

“剩下那一半……算是给你的赔偿,这应该不过分了吧?”

潘芷嘟囔着,见床上的男人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吓得她也不敢多留,推开门跑了出去。

和医院确定好请假后,潘芷无力的瘫软在床上,一睡便是一上午。

直到她接到潘妈妈打来的电话,才拿起钥匙,匆匆出门。

……

整整一周,潘芷都在医院帮忙潘妈照顾潘宇,一天拆成两天用。

工作的医院也请了半个多月的事假,科室因为少了一员大将而忙的不可开交。

郊区外的医院门口,还是那辆熟悉的商务车。

“陆总……那个……”

“打电话问!”

“是!”

陆修远坐在一辆加长林肯里,手里拿着病历本,脸色铁青,他微微揉着太阳穴,这辈子的气仿佛都在这几天生完了。

那天清晨他醒来,他的衣服整齐的叠在一边,床单上一抹血红,提醒着他昨夜是多么的真实。

他有病,这点不假。

五年前,他还在国外留学,那个时候,他的女友是全校最美最性感的校花,集齐了女人的优点。

可就是……他无法对她的热情做出回应。

直到她摔门而去。

之后的五年,这个病一只萦绕在他心头。

可为什么,那一夜,他却……他的记忆非常清楚,几乎在潘芷攀上来的瞬间,他便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冲动。

这种感觉,对别人从未有过。

他怀疑她动机不纯,可却抑制不住自己想见她的冲动。

他觉得,她能治好他的病。

可对这个女人,他确定自己并无好感。

他矛盾了七天,终于拿着病历本来复诊,打开门,里面竟然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

他陆修远还不至于被一个女人看光之后再被一个老头扒裤子!

“陆总,院长说潘医生请了事假。”

小助理转身,见自家总裁脸色越来越差,他不禁握紧了方向盘,后背一阵发麻。

“开车!”

陆修远黑着一张脸,大手直接把病历本撕成了渣。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看病 第2章 药酒 第3章 交易 第4章 是你 第5章 治疗 第6章 高跟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