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捌零文学!

首页 > 目录 > 《萌宝助阵:爹地太给力》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 势不两立的仇人

第3章 势不两立的仇人

紫轩 2020-11-22 20:36:51
自从经过顾茜茜自己跑上楼的事情后,饶是明白顾茜茜智商很高,但当然而已个五岁的小孩,顾景芸便留了心,准备好安排好顾茜茜在J市入学。她找了好几家幼儿园,最后选了一个价她找了好几家幼儿园,最终选了一个价格较高的私立幼儿园,因为离住的酒店近,方便接送。。...

自从经过顾茜茜自己跑下楼的事情之后,饶是知道顾茜茜智商很高,但毕竟只是个五岁的小孩,顾景芸便留了心,准备安排顾茜茜在J市入学。

她找了好几家幼儿园,最终选了一个价格较高的私立幼儿园,因为离住的酒店近,方便接送。

顾景芸每晚设计图样设计到很晚,隔几天去一趟苏氏集团,去送自己的设计图,再进行修改。以及要和编剧交流人物性格和故事背景,来增加服装的细节。

这天,顾景芸正在跟编剧商讨男主角的性格特征的时候,外边忽然传来的喧闹的声音。

“怎么回事?我去看看。”编剧被打乱了思路,有些不悦。正欲起身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推开,只见一个戴着金丝框眼镜,休闲T恤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的脸部线条较为粗犷,下巴有青青的胡茬,肌肉发达。

顾景芸原本正在翻阅自己的设计图,听到响动才抬眼,看见来人之后,不禁怔住了。

秦甫文!

竟然是他!

一瞬间,顾景芸的心脏都仿佛停止了跳动,她觉得呼吸艰难,握着笔的手不自觉收紧,瞳孔也急速收缩。

如今名义上的夫妻,实则是势不两立的仇人!

他怎么敢,怎么有脸过来?!

但见秦甫文不仅来了,而且直接冲到顾景芸面前,从文件夹里掏出一叠东西来,扔在桌子上,道:“顾景芸,你跑了六年,总算舍得回来了。”

顾景芸几乎说不出话来。

见状,秦甫文露出虚假的笑意:“如今我们分居已经满三年,我可以起诉离婚。”

“去啊,我巴不得跟你离婚,跟你断的干干净净!就因为跟你的婚姻,让我人不人鬼不鬼,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想摆脱你的人!……”顾景芸一字一顿,每句话都十分艰难。因为看到顾景芸和秦甫文相识,编剧便识相的离开房间,刚想找个近点的地方偷偷听着,却发现苏良煦不知道什么时候正站在门外。

似乎是因为这里有人闹事,苏良煦恰好在公司里,便来处理。

苏氏集团近几年来逐渐稳固了地位,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而最近接二连三的发生,让苏良煦颇为动肝火,这才亲自过来,想要狠狠惩治闹事者,以儆效尤。

只是还没见到闹事的人,就发现又是因顾景芸而起。

“既然你也有离婚的想法,那就好说了。财产归我,你净身出户。这样也省得我去起诉你了。”秦甫文闻言却不动怒,而是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协议统统推到顾景芸面前。

白纸黑字,那些条款看得顾景芸心头生出巨大的无力和绝望来。

他们怎么能这么无耻。

秦甫文是个Gay,却骗婚,甚至在她撞破不堪之后,安浩瀚还百般折磨她,逼得她远走国外。如今要离婚了,秦甫文竟然要求她净身出户!他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顾景芸的眼泪忍不住想要掉下来,六年前那种绝望的感觉,和如今重叠,让顾景芸根本喘不过气来。

“你……你……”顾景芸呼吸急促,努力道,“是你骗婚!你喜欢男人,你在婚后跟安浩瀚纠缠不清,发生关系!你们折磨了我半年之久,现在要离婚,你怎么有脸让我净身出户?!”

在那一刻,顾景芸简直想要杀了秦甫文,杀了安浩瀚。

安浩瀚有权有势,秦甫文狐假虎威,她斗不过。但她好恨,她想杀了他们!

“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秦甫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分明戴着金丝框眼镜,可说话的神态,却更像是个斯文败类,他微微笑起来,继续道:“景芸,说这些话,你有证据吗?”

顾景芸死死盯着他,不说话。

证据?安浩瀚怎么可能让她捉到把柄。她曾经在家里装过摄像头,结果却被安浩瀚抓起来,逼她交出录像。

“但我有。”秦甫文又从文件夹里掏出一个U盘,“这是备份。六年前的三月二十七日,金帝酒店606号房,你跟那个男人在房里待了一夜。这就是你婚内出轨的证据!”

顾景芸死死扣住自己的掌心,掐出了血印,来让自己保持冷静。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起诉我。但是我告诉你,我绝不会把我辛辛苦苦赚来的家产,拱手让给你这个无耻流氓!如果你要闹,那我们不妨来试试,闹个鱼死网破!”顾景芸气极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想着要跟他们一起去死。

“鱼死网破……”秦甫文呵呵笑了起来,“如果调查没错的话,你现在应该有个五岁的女儿,是你跟野男人的种。”

“你……”

“给你一周的时间考虑。”秦甫文说罢,扬长而去。

只留下顾景芸在房间里。

房间里空荡荡的,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顾景芸压抑不住,眼泪接连滚落下来,她蹲在地上绝望且无声的哭泣,双手捂着脸,滚烫的眼泪像是能够把手掌都灼穿。

秦甫文,安浩瀚。此生此世,我受过的痛苦,必定要十倍百倍奉还!

顾景芸在心底嘶吼。

人究竟可以恶毒无耻到什么地步?顾景芸的身子控制不住的发抖,心头发堵。

房间外,苏良煦通过窗子看着蹲在地上的顾景芸,她的背影单薄消瘦,颤抖的肩膀像是在诉说她内心的苦痛。苏良煦忍不住蹙起眉,想起刚刚秦甫文所说的话。

“六年前的三月二十七日,金帝酒店606号房。”

“五岁的女儿……野男人的种……”

苏良煦脑海中仿佛有什么记忆闪过,却又无法抓住。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窜进房间里——是那天在电梯里遇见的小女孩。

苏良煦竟下意识有些紧张,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紧张什么。

“妈咪,我刚刚在旁边听到这里有人吵架,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跟我说。”顾茜茜站在顾景芸身旁,伸出小手摸了摸顾景芸的头发,稚嫩的脸庞上,呈现出不符合年纪的成熟。

她早就知道,自己没有爸爸。从小就会被人议论,嘲笑,排挤,所以她过早的学会了保护自己,也保护妈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打你又怎样 第1章 打你又怎样 第2章 谁要付出代价 第2章 谁要付出代价 第3章 势不两立的仇人 第3章 势不两立的仇人 第4章 犹如电击一般 第4章 犹如电击一般 第5章 讳莫如深的往事 第5章 讳莫如深的往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